骊歌

【EC电影向】Love is/ 他仍不知道爱的本质 (一发完)

drakray:

1. Love is company


Erik从未想过要伤害Charles。


母亲的死是他能力的启蒙,愤怒和痛苦让他日渐强大,在这个钢筋水泥架构而成的世界里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夺取某个人的性命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Erik甚至不会对此有任何愧疚感。


——就像人类从来不会对自己踩死的蝼蚁道歉。


可是Charles是不一样的。


Erik无法解释这种不同到底从何而来。在他眼里Charles Xavier身上的毛病数不胜数,多管闲事,幼稚,太容易心软还带点孩子气的天真。他对Charles那套“变种人和人类和平共处”的理论嗤之以鼻,当Charles坚信帮助人类能够使人类摒弃对变种人的恐惧和偏见的时候Erik简直要被这荒唐的愿景逗笑了。有时候他真的想抓着Charles的领子摇醒他:别活在你虚构的乌托邦里了,出来看看吧,有你这样能力的人怎么能做到对人性的丑恶视而不见呢?


但Erik也始终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Charles就奋不顾身地跳下海里救了他。那时他精疲力尽,没有在水里晕厥完全是靠着体内怒火的支撑。然后他听到有人大声呼唤他的名字。


“Erik!”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谁狠狠地拧了一下,又酸又疼。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过谁这样紧张担忧关怀掺杂地喊他的名字了,在他母亲死去之后。


Charles总是对他笑,眉毛一弯,眼睛微微地眯起来,里面映着天空和大海的颜色。Erik喜欢Charles的笑,即使是对美毫无兴趣的他也觉得Charles笑的样子特别特别好看。但偶尔Charles也会对他生气。当他有些破罐子破摔地说出愤怒是他的原动力的时候Charles几乎是马上就用不认同的眼神看着他。


“你比你想象的要丰富得多。”


“不仅仅是愤怒和痛苦,我能看得到你内心的美好之处。”


“从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当Charles进入Erik的思想时,那种温暖,怀念,又令人哀伤的情绪几乎是立刻就涌了上来。熟悉又陌生,Erik几乎都忘了原来在他生命里也有过这样光明的时刻。力量在他的血管里奔涌,他从未觉得自己这么强大却又这么平和。


那天晚些时候Erik让Charles把自己所有的记忆都浏览了一遍。他不习惯用言语表达自己,让他对谁倾诉自己的故事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是他希望Charles能够了解他,他愿意让Charles看到他的一切。


Charles哭了,眼泪一滴滴划过他的脸颊。


“Erik。”


“Erik。”


他说不出话,只是一次次念着Erik的名字,然后靠近了他,小心翼翼地把手覆上他的侧脸。那种温情像针一样刺痛了Erik,他本能地想要扯开那只手,却摸到脸上一片湿润。原来他自己也早已泪流满面。


Erik怔了半晌,最后还是放开手,默许Charles一点一点把他脸上的泪抹去了。


这真是不可思议,他明明用一层层铁板把自己的心与外界隔开了,但Charles就这样进来了。光明正大轻而易举,仿佛那些戒备根本就不存在。


他想他永远不会伤害Charles,因为他要Charles永远待在他身边。只有在Charles身边,他才觉得自己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2. Love is Pain


古巴的海滩对Erik而言是糟糕透顶的记忆。他随手反弹的子弹击中了Charles。他从来只想保护好Charles,保护好他们的变种人同伴,最后反而伤到了他最不希望伤害的人。


Charles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明明虚弱得已经不堪一击,却还是那么该死的冷静。


“我们想要的东西不同。”                            


这句话抹掉了Erik仅剩的希望。他们之间的裂痕终究是大到无论两个人多么努力地伸出手也触不到彼此的程度,而且从今往后也只会相形渐远,不再回头。


于是Erik离开了,带着他的队伍,向他所期盼的未来走去。


再次见到Charles是十年后的事情了。那时Charles带着两个奇怪的人闯进五角大楼地下监狱把他捞了出来对他说他们要一起阻止五十年后的世界末日。但那个Charles已经不是他认识的Charles了。


那个Charles不再对他露出毫无芥蒂的笑,那个Charles在久违的重逢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他的脸来了一拳,那个Charles为了正常行走牺牲了他珍贵的能力,那个Charles抓住他绝望地嘶吼。


“YOU ABANDONED ME!”


他应该惋惜或不舍,但与之相反,他却发自内心地为Charles的改变感到愉悦。Erik终于发现他并不是一直都爱着Charles带给他的安心感,事实上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他一直都恨着Charles那种不涉世事的单纯。人是邪恶自私的,这个世界是肮脏污浊的,他不明白Charles到底为什么不愿意正视这个最简单的事实。Charles总是那么高高在上,就像是这些污垢与他无关,这让Erik挫败又愤怒。他离开了Charles,带走了Raven,那颗子弹让Charles从此不良于行。他一手把Charles拽进名为世界的臭水沟,看着他痛苦挣扎的样子。


——你也来尝尝这个世界的苦痛和磨难吧,只要你经受过足够的折磨,总有一天你会变成我的样子。


出乎Erik意料的是,即使Charles短暂地沉溺于失去一切的悲痛中,即使Charles曾放逐自我,他仍然是Charles。他仍然坚持着他可笑的理想,爱着这个世界,爱着所有人。那种无论经受多少苦难都挣扎着寻找希望的模样在Erik看来愚不可及又充满了魅力。


Charles错了。


他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人,他永远学不会珍惜因为他的能力的本质就是破坏与杀戮。他在自己旧友的破碎里品味着愉悦,因为旧友的绝望而感到兴致盎然。他怎么会忘了呢,比起美好的回忆,苦痛的滋味明明更加绵长。


——堕落吧,堕落吧。


——跟我一起在这个分崩离析的世界里挣扎致死吧。


 


3. Love is You


救下那个工人是下意识的事,Erik甚至没意识到自己使用了能力。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起Charles曾对他说过的话。那些关于他内心里潜藏的光明的话。


他差一点点就要重新相信Charles的理论是正确的了,但小树林里发生的事改变了一切。他曾经称兄道弟的朋友拿着弓箭和绳子对着他,义愤填膺地说他欺骗了他们,他的妻子和女儿死在他的面前,就因为他几个小时前救了别人的命。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为什么每当他想要相信世上仍有美好存在的时候,就只会一次次被扔进更黑暗的深渊里呢?


他的母亲死在他的面前,他以为从此人生阴暗无光,然后Charles出现了。


他以为和Charles在一起就可以无所畏惧,但他们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庭,以为可以就这样一家三口幸福地生活下去直到他和妻子都白发苍苍,直到他的女儿也会为谁轻唱摇篮曲,可是这种幸福顷刻之间就坍塌了。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了。


所以当Charles连接上Erik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隐藏。他知道这种痛苦会如实传达给Charles,也知道Charles会非常非常地难受,那又怎么样?他是Magneto,是那个杀人魔破坏狂,他想让Charles痛。


Erik选择了跟随那个要毁灭世界的疯子,可是即使他站在天启那边,Charles还是不肯放弃。二十年那么长,Charles却还是说这一样的话。


“我知道你内心的美好。”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啊,Erik心想。


——我的内心已经是一片荒芜了。


轻轻松松就把Charles连人带轮椅吸过来的时候Erik其实很惊讶。Charles比谁都清楚Erik的能力,却还是坐在那个金属制造的轮椅上面。明明他们已经走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为什么还是对他一点都不设防呢。


真是傻啊。


Erik恶狠狠地想着,正要把人往地上扔的时候还是收了手,把外套垫在了地上。


然后事情发展就很简单明了了。毁灭世界然后再重新造一个出来。Erik随心所欲地操纵着地心深处的金属,看着身边的一切被挤压,碾碎,变成碎片。并不是多么美好的画面,他也并不能从中感到半分快感。说实话他甚至有些昏昏欲睡。


然后Raven出现了。


“你还有Charles。”她这么对他说,接着又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屁话就走了。


Erik看着世界在自己手中瓦解坍塌,他曾经梦想的事情就要实现了,但是突然间他发现这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为什么要毁灭世界?因为他以为所爱的一切都已经离他而去。但并不是这样的,Charles还在。Charles会一直都在。Charles曾给他温暖和光明,成为他最美好的记忆。即使他伤害了Charles,并以此为乐,Charles还是会等着他,原谅他,带他回家。当他回忆起从前种种,古巴的海滩上瘫在他怀里的Charles盖过所有的一切成为他痛苦之源。而他生命中最快乐最让他充满希望的时刻是Charles拂去他脸上的泪,然后把他轻柔地揽进怀里,在他眼睑上落下轻轻一吻。


Erik Lensherr终于想起来被他故意遗弃在记忆角落的那些片段。


是在温彻斯特古堡,当Charles的唇从他眼睑离开之后,他捧住了Charles的脸并在他唇间尝到了自己泪水的味道。


是在古巴海滩,Charles决绝地跟他说“我们想要的东西不同”之后又露出温柔中带点无奈的微笑,用口型无声地告诉他“但我依然爱你。”


是在去华盛顿的飞机上,Charles对他吼完“Youabandoned me”之后那句几乎被淹没在引擎声里的I miss you so much。


Erik自己埋葬了这些记忆,因为他知道带着这些记忆他根本不可能走那么远。什么想要让Charles痛苦啊,根本是谎话,不过是陷入爱情的傻瓜为了无谓的固执把爱人越推越远的借口罢了。


在漫长的二十年后,他终于有机会回到Charles身边了。


和红头发的小姑娘联手把学校建好之后,伟大的万磁王露出了罕见的温柔笑脸。


他或许还是会离开Charles,去建立他的兄弟会,去继续他的事业。他和Charles也肯定还是会无数次为彼此的理念争吵,但那都没有关系。只要Charles仍然等着他,他就会回到Charles身边。


只要Charles在他身边,对Erik来说就已经足够圆满。




END

评论

热度(117)

  1. 骊歌drakra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