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EC】三次Charles想要勾引他的新侍卫,一次他没有(下)

表白大大

叁弎:

本以为是小短篇,没想到我居然写到了1W字。


上篇戳这里




(下)


在Xavier庄园呆了一周以后,Erik确信Charles是他见过最难以捉摸的人。当Charles认真的时候,他能将庄园里的一切处理得井井有条,他会微笑着跟佣人们打招呼,优雅地向贵族们问好,他在武技和艺术上的造诣都高得让Erik惊讶。


然而这种完美的假象并不会维持很长时间,相处的每一秒Erik都在担心Charles突然变脸,用各种诱人的方式跟他调情,肆意撩拨着Erik心中的那头猛兽。虽然Erik不想承认,但是Charles的确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最令Erik生气的是——Charles调情的对象包括但不仅限于Erik,事实上,他几乎来者不拒。Erik不得一次又一次地打断Charles和别人的好事,把他拖回Xavier城堡,锁在房间里并且谎称这是公爵大人的命令。


 


自从那个Erik Lehnsherr成为他的贴身侍卫以后,Charles就过得很痛苦。虽然以前父亲也找了很多人来管束Charles过分的私生活,其中也不乏武艺高超的剑客和冷酷无情的雇佣兵,然而没有什么是来一发解决不了的。可是Erik的问题就在于——他固执地不肯“来一发”。他有那么性感的嘴唇和身体,某次Charles偷袭他时甚至发现他的尺寸也很可观,但是Erik却拒绝使用它们。


Charles痛苦地泡在浴池的热水里思考着人生。今晚他原本有一个舞会,而舞会意味着狩猎和艳遇,有一对刚来Westchester度假的双胞胎兄妹对他很感兴趣,只一会儿他们就混熟了并且开始了下流的调情。Charles眨着他漂亮的眼睛,他甚至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和那个火辣的妹妹、或是害羞的哥哥、或是两者一起,在床上翻滚的样子了。然而Erik宛如背后灵一般又一次出现并无视他的反抗,强行把他带走了。




年轻人不要看到超链接就想到车




第二天,Charles在自己的床上醒来,刺眼的阳光照在他肿胀的眼皮上,他眯了眯眼,痛苦地撑起了身子。


然后他看到了Erik,他穿着正式的骑士制服和盔甲,垂着头跪在Charles的床前,双手捧着他的佩剑。


Charles无视了他,径直起身穿上了一副,走到窗前,摇铃让女仆送上洗漱用品。


Erik握着剑的手紧了紧,他艰难地开口:“对不起,Charles,我昨晚做了一个骑士不该做的事。你理应惩罚我,开除我或者驱逐我。”


Charles沉默了一会儿,他淡蓝色的眼珠打量着紧张的Erik,然后冷冷地开口:“你没有错,你说的都是真话,我为什么要惩罚你?”


Erik呐呐地抬起头,迷茫地看着Charles。而后者却推开门,用毫无感情的语调说:“还有,记住你的身份,骑士。就算我是个人尽可夫的bitch,你也应该称呼我为主人。”他抬起下巴指了指门:“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搞砸了一切。Erik抱着剑浑浑噩噩地走出Charles的房间,绝望地想着。


 


 


之后的几天他都没有见到Charles,让他不安且庆幸的是,Charles并没有再出去鬼混,而是把自己关在了书房,不允许任何人的探望。有一次Erik在训练场仰望,看到Charles静静地站在书房的窗口遥望着天空,他的面容苍白而颓废。Erik想要抬手向他打招呼,然而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念头——Charles可能并不想看到自己,他伤心地想,不,是一定,Charles一定不想看到我。


第四天晚上,Xavier公爵坐不住了,他闯进了Charles的书房,Erik惴惴不安地站在门口。他听到书房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哭泣,以及砸东西的声响。然后书房门被猛得推开,一个人影冲了出来,Erik下意识地拉住了那个人的手,他回过头——是Charles。


Charles还是那副愤怒的表情,也算是为他苍白的脸上添了几分生气,他的眼睛红肿,大颗大颗的眼泪正顺着眼角滑落,宝石一般的虹膜蓝得令人心碎。他看了一眼满脸担忧的Erik,然后甩开了他的手,跑了出去。


Erik下意识地就跟了上去,他跟着Charles走出城堡,穿过后门,然后Charles消失在了后花园里。Erik焦急地搜查了一遍,然而却找不到他的身影。


犹如困兽一般在花园里兜兜转转了许久后,Erik突然明白他遗漏了什么,他抬起头,看见了池塘边的一棵树。他屏息悄悄地走过去,像是要抓一只离家出走的野猫咪,越过枝桠和繁茂的绿叶,他看见Charles静静地坐在树干上,细瘦的小腿一晃一晃的,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远远地遥望着星空。


Erik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他从未感觉他的舌头如此笨拙,他只能傻傻地站在树下,摸着树干,抬头看着Charles。


良久,Charles转动了一下眼珠,开口了:“你知道吗,这是我最喜欢的树。”


他的语气和他的神情一样淡淡的:“小的时候母亲派人在这里搭了一个秋千,我和Raven最喜欢在这里荡秋千了。她很小气,总是霸着秋千不肯让给我。”


Erik安静地聆听着,他听说过Raven,Xavier家族的小女儿,16岁的时候就被送到遥远寒冷的北境去完成一场前途未卜的政治联姻。


“母亲走了以后,父亲说一个贵族的继承人不能再耽于玩乐,派人把秋千架给拆了。可是……管他呢,我还是可以和Raven偷偷藏在这里,跟佣人和侍卫们玩捉迷藏。”他的手轻轻抚摸着粗糙的树皮,满怀着温柔与眷恋。


然后Charles伸出手捂住了脸,他的声音开始哽咽:“可是最后,Raven都被带走了,McCoy家族想要一个公主和亲,国王不愿意他的小女儿远走他乡,于是父亲就主动请缨了。”他抠紧了树干,不顾木刺扎入指间的痛苦:“他牺牲了16岁的Raven,就为了提高他自己在国王心中的一点点地位!”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究竟是没有人可以爱比较惨,还是没人爱我比较惨。”他的声音柔软而冷漠,仿佛在说着与自己全然不相干的故事:“后来我发现,这根本不是个问题,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每当身体被填满了,这里……却越发空虚。”


他伸手指了指心口,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那些口口声声说着爱我的人,其实只想要我的财富、我的地位、我的身体或者与我无关,只是想要一夕的欢愉。”他垂下头,看着树下的Erik:“那么,你想要什么呢?践踏我的尊严吗,骑士先生?”


Erik仰头看着Charles,眼前的Charles让他无比的心疼,可是他却不知如何才能安慰。他涌起了从未有过的无力感,愣愣地开口:“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是……担忧你。”


“担忧我?”Charles噗嗤笑了出来,他摇晃着双腿,漫不经心地又抬头看着天空:“你的确是个很善良的人,骑士先生。那么你可以走了。我很好,我想跟我的妹妹和母亲单独呆一会儿。”


Erik的视线胶着在Charles的脸上,月光下Charles的面容模糊,宛如一缕随时都可能消逝的轻烟。可是他脸上的泪痕却如此显眼,越过Erik的眼眸刻进了他的心里。


那一瞬间,Erik突然明白了那个夜晚Charles的眼泪,明白了他内心深处那些无人碰触的脆弱角落,也明白了此时他究竟应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他解下了佩剑,左手握着它竖直插在地面上,然后单膝跪下,右手捂着心头,终于开口说出了那句一直徘徊在唇间的话语:“Charles,你还有我。”


他虔诚地亲吻了一下十字架,然后抬起头直视着Charles的眼睛:“我,Erik Lehnsherr,在此宣誓,将永远追随Charles Xavier殿下,付出我所有的一切保护他,信任他,爱他,即使死亡降临,也无法改变我的忠诚。”


空气有一瞬间的寂静,Charles盯着他看了很久,眼里涌动着Erik所不理解的复杂情绪,然后他垂下眼睑,看着树下的单膝跪着的那个骑士:“Erik,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Erik的声音坚定而温柔,“这是一个骑士一生一次的誓言。”


他紧张地捏着剑柄,就算Charles拒绝了他,也不能阻止他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Erik觉得自己似乎等了一个世纪之久,然后终于听到了Charles的回答——“那么,Erik,你准备好接住你的主人了吗?”他惊讶的抬起头,看到Charles向他张开了双臂,以一个飞翔的姿态,从树枝上轻轻跳了下来。


Erik紧张地伸出手,还好,他又一次稳稳地接住了Charles,他的主人在他的臂弯里甜甜地冲着他笑。


Erik见过Charles很多的笑容,虚伪的、放纵的、骄傲的、魅惑的,但是这一次,他笑得一脸稚气,像一个孩子在圣诞节的早上期待地打开长筒袜,然后发现里面躺着他期待已久的礼物的孩子一般惊喜。


“现在,吻我。”Charles轻声发出了指令,于是Erik顺从地低下头。


他们在夏夜漫天的繁星下,在花园蝉虫的轻鸣里,在Charles最喜欢的大树下,交换了一个甜甜蜜蜜的吻。


良久,Erik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了Charles的双唇。“噢,Erik。”Charles的双眼闪闪发光,然而这次不再是因为泪水或是怒火,“这一次不是我在勾引你。”


“我知道。”Erik又亲了他一下,他们额头抵在一起,互相望着彼此的眼睛,傻里傻气地笑着。


“那么,下一个命令。”那种可爱的狡黠又回到了Charles的脸上,“我的脚扭了,Erik,我的骑士,你一定愿意把我抱回我房间的,对吧?”


 


后记


 


没人能否认,Charles Xavier公爵是一位伟大的领主。虽然他早年过于荒唐的私生活曾在他继承父亲爵位时引来不少的闲言碎语,然而不久那些嚼舌根的人们就一个接一个地收到了帝国第一骑士——Erik Lehnsherr的战书,于是渐渐地不再有人提起。而Charles Xavier也在政治、艺术、科技等领域展现了他卓越的天赋,获得了民众的爱戴。然而这么一位伟大的领主却终生未婚,只是收养了姻亲的一对双胞胎姐弟。


而他的贴身侍卫,Erik Lehnsherr,原本只是一个没落贵族的后代,却凭着自身卓越的武技和英俊的容貌成为王国少女们的梦中情人。王都怀春的少女们曾经分为了Charles派和Erik派,互相争斗。直到后来Erik Lehnsherr在王国第十二届武斗会上摘下了第一骑士的桂冠,却拒绝了成为帝国骑士团的首领,而是回到了他的主人Charles Xavier的身边,依旧当一个贴身侍卫。于是Charles派和Erik派神奇地合二为一了。每当Charles和Erik并肩出行时,人群总是传来少女们兴奋的尖叫和窃窃私语。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太高调了。”Erik从Charles的肩头取下一个少女掷来的玫瑰花,递给了他的爱人。


Charles接过来轻轻嗅了一口,人群又传来了一阵尖叫,他耸耸肩说:“国王巴不得我一辈子不结婚,Raven和Hank在北境的势力已经够让他心惊胆颤的了,我要是娶了西边的Moira女爵,他还要不要好好睡觉了。”


Erik捏住了Charles的手腕,压低的声音让他显得危险又性感:“怎么,你是为了不让国王怀疑才不肯娶Moira的?”


Charles咯咯地笑了,他凑过头,在Erik的唇上烙下轻轻一吻:“当然不是。”


因为我已经有了爱人了。


我的侍卫、我的骑士、我此生唯一的挚爱。








完结撒花~其实长度可以分为上中下了,但是我还是想赶紧完结了,去码咖啡馆那篇AU。虽然那篇看的人没这篇多,但是我要他们在每一个故事里都“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评论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