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EC】你想来个拥抱吗?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一发完小甜饼
*有能力AU
*有幼年的Erik和Charles


说起Erik的童年,那可真的算得上是不幸。作为一名变种人,他完全仇恨自己的能力——控制金属。虽然这听上去很酷,但就现在而言,还没有任何一点迹象可以表明他是在“控制”金属。

“Erik,快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rik正在学校的食堂里上蹿下跳,无数铁质的勺子、叉子追在他身后,妄图贴住他。以前还真有过这种情况,他被那些闪闪发光的餐具贴了一身,看上去就像一只漆成白银色的巨型甲壳虫。不得不说这是非常尴尬的,但某种程度上而言Erik是习惯了,他甚至还被学校里那群有钱人家的孩子取了个绰号:被金属追杀的小男孩。这真是个非常有西部风情的称呼,但确实讨人嫌。甚至当Erik回到他的家中——说是家,其实是福利院时,因为那里的孩子大都失去了父母,比较瘦弱、胆小也好欺负,所以他们常常在看见Erik被金属追着跑时被吓到,一个个睁着清澈得像是被泪水洗过的大眼睛,苍白着脸小声叫:“上帝啊”。他们恐惧的样子使Erik感到挫败,也因为他从没有过好朋友,他的性格逐渐变得有些阴郁而焦躁,不善言辞又易于冲动的那种。现在他被金属驱逐到了走廊上,正打算顺着楼梯往上跑。

他在走廊尽头一个忽悠闪上了楼梯,跑了几步,突然肩膀一痛——他撞上了人,这个认识让他停住了脚步,可紧接着,他身后的金属们像暴风雨一样袭击了他的背部,Erik猝不及防地一个跟头摔在地上,那真是疼极了,他觉得像是从身后中了十数颗子弹,肩胛骨尤其火辣辣的。他不禁从喉咙里咒骂了一声,紧接着他听见一声压低了但依然清爽的笑声。一开始他以为这是在嘲笑他,于是他恶狠狠地冲那个被他撞倒在楼梯上的人一瞪,那个男孩已经在台阶上坐好了,睁着一双漂亮且易变的蓝眼睛,他仰着头,眼珠的边缘闪出一种安静的、不是很明亮的银灰色,Erik一下子失了气势,屏住思绪的大脑闪过两句话:
1、他的能力一定是用眼睛迷惑人。
2、他可真好看。
男孩的脸颊红扑扑的,他歪了歪头,带着有些不确定的语调说,“谢谢?”
Erik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像煮熟了一样,他有些紧张地问:“你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哦,当然,这是我的能力。”男孩冲他眨了眨眼睛,鼻梁上讨人喜欢的小雀斑愉快地跳起了舞,Erik又不争气地一阵脸热。“Charles。”男孩儿说,“很高兴认识你,我的朋友。”
朋友!这真是个意义非凡的词语,Erik有些受宠若惊,他不想显得像个从来没有交过朋友的幼稚鬼,于是刻意用小大人的腔调说:“你好,我叫Erik。”Charles似乎觉得这个男孩儿有些意思,他又轻轻笑了一声,意有所指地将目光投向他的身后,问,“你背上没关系吗?”
Erik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背部,果不其然是冷冰冰而又硬邦邦的触感,Erik不用回头就知道他的背后一定结了一层厚厚的金属器具,它们像一片盐滩的结晶一样覆盖在他的背部,很有一种科幻感。他收回手,不置可否。Charles看着他,看到这个男孩穿着皱巴巴的衬衫和不合体的烟灰色背带裤,打着过大的领结,像是脖子上安了一个烟斗,他能看出这是一个算不上幸福的男孩儿,他慢慢握住Erik轮廓分明得有些过分肃穆的手,用一种温柔的、引导的语气说,“可以吗?Erik,假如你愿意,我可以教你控制自己的能力…"Erik看见Charles闭上了眼睛,他们离得很近,Charles坐在比他低一级的台阶上,伶俐的棕色小脑袋就在他的胸口附近,他有些出神地望着他优雅的发旋,惊讶地发现头脑中涌出一种温暖的流动的感觉,像夏日傍晚的海水,Erik从没感觉大脑如此舒适而放松过,如同打开了一扇窗,那些日夜困扰着他的念头变成了屋子里发热、发黑、带着汗味和旧衣服味道的空气,从窗口呼啦啦地飞出去,轻盈、有迹可寻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就是一阵乒零乓啷的响动,Erik一下子醒了过来,他回头一看,发现原来贴在他背部的勺子等物什都掉在了地上。他震惊了那么一两秒,有些错愕地回过头去看Charles的眼睛,眼泪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Charles也有那么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Erik,Erik,哦…其实你完全可以控制它,你只是对自己的能力太过紧张了,只要你接受它…"他从睫毛下观察着Erik的表情,最后他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容,“好吧,Erik。你需要一个拥抱吗?”

想要俘获变种人的心,只需一步,一个拥抱。或许有时他们孤僻,有时他们危险,但你要相信,他们都有一颗毛茸茸的小动物的心。假如你遇到一个受伤的变种人,请给他一个拥抱吧。

之后过了很多年,Charles才开始反思他的行为,因为当Erik让房间里所有金属制品悬浮在半空中时——天啊这个画面太有冲击力,Charles感觉整个空间摇摇欲坠,他不得不叹了口气,“好吧,我接受你的表白,把他们都放下去亲爱的,放下去。”
Erik没有动作,他的脸上挂着一个酷似鲨鱼的笑容,Charles想了想,“一个拥抱?”

“不,Charles,一个吻。”

Erik的童年算得上是幸运,因为无论怎么样,他遇见了Charles。






End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