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EC】DIRTY COP

叁弎:

黑帮E/警察C,年下设定。

SIDE A 小清新,SIDE B 是一辆车。

今天万仔吃到查查了吗?YES!

今天他们互相表白了吗?YES!

啊,又是美好的一天~

————————————————————————————————————————————


SIDE A

 

“FUCK YOU!”

Erik在揍倒对面那个混蛋、转身欲走之前,清晰地听到了那句脏话。它带着流浪汉的酸臭与瘾君子的腐味飘进了他的耳朵,于是他扬起眉,又在那张被血液沾污的脸上补了一拳。

对面的男子不吱声了,他顺着满是涂鸦的破旧墙壁滑落在脏污的泥地里,和他捧着伤口蜷成一团的同伙们一起倒下,发出微弱的呻吟,就像一团真正的垃圾。

然而Erik一点儿都不同情他们。

他喘着粗气擦了下额头滚落的汗珠,也许还混着几滴血液?但是管它呢,他赢了,他们输了。

他俯下身从一个人的身上翻找着,掏出他的皮夹,揣进了自己兜里。然而意外地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口哨声。

“Wow,这可真是个‘惊喜’。”小个子的男人站在巷口,面上的表情与他柔软的苏格兰腔一样,懒洋洋的:“斗殴?抢劫?总之都足够把你们一起送到警局里呆一晚上了。”

“不关你的事。”Erik回过头瞪着他,摆出了一个十八岁少年所能拥有的,最狠厉的表情:“滚远点。”

“我很抱歉。”那个男人笑了,插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摸索了一下,然后掏出了一个皮质的证件本:“这刚好关我的事……亲爱的,你被逮捕了。”

 

他们走出那条后巷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到梧桐树的冠顶,和着微凉的晨风一起掠过容色困倦的行人们。走在前面的男人迎着朝阳打了个长长的哈欠,Erik的鼻头抽动了一下,仿佛即将被这种挥之不去的困倦所传染。于是他用力地晃了下手臂,拷在手腕上的镣铐发出清脆的响声,身材比他矮小一些的男人被与他相连的另一端拉得一个趔趄。

他转过身不满地看着Erik,然而Erik显然比他更为不满。

“为什么只抓我一个?”精壮的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小警察,他发现对方有一张年轻的面孔,看上去并不比他大多少。也许是刚从警校毕业的菜鸟——这个揣测令他多了几分底气。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在上班的路上被迫围观了一场斗殴有点烦躁,也可能是因为其他的那几个比起警局更应该被送进医院。”男人头疼地捏了捏鼻梁,英挺的眉毛恼怒地扭在了一起:“宿醉让我脑袋很疼,我警告你,小子……”

“我有名字。”Erik打断了他的话:“我叫Erik。”

“……噢,你好啊,Erik。”男人敷衍地点了点头,Erik甚至怀疑他根本没有在听:“你可以叫我Xavier警官。”

“这不公平。”Erik站住了脚,盯着他说:“如果我真的要被送去可笑的监狱的话,我至少有权利知道抓我的人的名字。”

男人懵懵懂懂地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于是Erik抿起了嘴唇来传递自己的认真,他固执地站在那里,用他灰绿的眼睛盯着那个警察,直到对方无奈地耸了耸肩。

“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好吧,我叫Charles。”

“Charles,我记住你了。”

“叫我Xavier警官,亲爱的,不然我再给你加一条袭警的罪名。”

 

他们并肩走在清晨的马路上,赶着上班的路人们越来越多,人头攒动,Erik渐渐地感到了不自在,那副桎梏着他的手铐遮掩在Charles的大衣和他的袖口之下,让他们看起来像是在手牵手散步一般。

但是那个因为宿醉而迷糊的警察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大大咧咧地往警察局的方向走着,无视掉一路上行人们诧异的目光,Erik几乎要为他的粗神经而生起气来。

然而在第三个路口左拐的时候,Charles忽然停下了脚步,Erik顺着他的目光诧异地看了过去——一辆甜甜圈售卖车。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Erik震惊地看着Charles,然而后者却对他露出一个微笑,理所应当地说:“我还没吃早餐呢,Erik。”

他欢快地加快了步伐,向那辆车走了过去,Erik被那手铐拖拽着,不由自主地跟上了他。

“早安,我要一杯热拿铁,一个麦片碎可可芬迪。”他抬起一只手放在桌板上,托着脸颊,冲点餐处金发碧眼的小姑娘眨着眼睛:“今天可真冷啊,不是吗?”

“你的蓝眼睛很迷人,先生。”然而那个女生并不吃这套:“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十美元,谢谢。”

“噢,那真是太可惜了。”Charles吐了吐舌头,然后突然把Erik拽到了身边:“那他呢?”

女生迅速地瞥了Erik一眼:“还不错,可惜板着脸。”

“笑一个,Erik。”Charles马上捅了捅他的腰,Erik不知所措地僵在那里,下意识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然后他就看到对面的姑娘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好吧,八美元,Charles。哪里来的小男生?你快把他给搞迷糊了。”她麻利地沏好了咖啡,打包了两个甜甜圈放在了桌板上。

“多一个给你的笑容,帅气的小伙子。”她冲Erik做了个鬼脸,然后笑着跟Charles挥手告别。

“Lucky boy。”Charles感叹着,然后笨拙地试图用单手同时抓住纸袋和咖啡。

他真的还没睡醒……噢,我可能也没睡醒。

Erik想着,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地帮他拿起了咖啡。

“谢谢。”这是Erik第一次听到一个警察向他道谢,他扭过头去看Charles,发现他的笑容是那么真挚,令他情不自禁地晃了神。

 

和一个警察坐在公园里吃早饭是我这辈子做过最荒谬的事,Erik打开纸袋的时候忍不住想。但是Charles坚持不肯边走边吃,而把他们拷在一起的手铐也实在是一个巨大的阻碍。

“你可以把我松开,会方便很多。”他侧过头向边上的Charles提议,但是正在笨拙地剥着包装纸的Charles却向他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Oh,no……”Erik捂住了额头。

“这可是周一早上啊,Erik。”Charles小口地抿了一下滚烫的咖啡,然后舒服地伸直双腿,叹了口气:“而且我说了,我昨晚喝太多了,弄丢一把钥匙是很正常的。”

“这根本就不正常。”Erik瞥着Charles懒散的坐姿,他的大衣随意地敞开着,灰色的羊毛围巾乱糟糟地挂在脖子上,磨蹭着略带几根胡渣的下巴。即使这样邋遢,Charles看上去也还是很棒,他的睫毛像湖边的芦苇一样环绕着湛蓝的眼眸,嘴唇因为咖啡的温度而氤氲成蔷薇的颜色。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警察。”Erik忍不住说。Charles太过年轻,太过好看了。

“而你看起来非常像个小混混。”Charles斜眼看他,上翘的眼角透露出几分讥嘲:“让我猜猜……Shaw的手下?”

那个名字让Erik有一瞬间的窒息,他沉默着低下头,拧着手里甜甜圈的包装袋。

“你不该选这条路的,Erik……你可以变成更好的人。”他听到Charles在叹气,语调里满是惋惜。

“你怎么知道我有路可选?”Erik脱口而出,嗓音之尖利让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Charles沉默了,他脸上一直挂着的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小口小口地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早餐,然后慢慢地开口说话了:

“Genosha很糟糕,Erik。罪犯、黑帮、毒品、流莺……他们盘踞在这个地方,就像秃鹫飞翔于腐肉之上。我知道这一点,我自己也并不干净。”他叹了口气,萧索的鼻音让Erik忍不住侧耳倾听:“但是我们还是有选择的,Erik。决定我们变成什么样子的不是周围的环境,而是我们自己。”

Erik很想回给他一个冷笑,告诉他你什么都不懂。但是头顶树枝的摇曳和嘴巴里甜甜圈的滋味蛊惑了他,他只是沉默地听着,良久才滚动着喉结发出一声似是而非的低哼。

“刚才我不是抢劫。”他解释着,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那些人……他们活该,那钱是他们昨晚从Magda手里抢的,那是她站在路边卖了一星期花才赚到的钱。”

Charles安静地听着他的解释,然后捧着咖啡笑了起来:“听起来他们都是混蛋。”

“他们本来就是混蛋。”

“那么答应我,Erik,你以后不要变成那样的混蛋。”他睁大眼睛认真地看着Erik,皱起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像个严肃古板的老师:“我抓过的混蛋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多一个你这样的帅小伙儿。”

“我答应你。”Erik注视着他的眸子,仿佛那是绿洲里清澈的泉水。他被这样矫情的对话搞得有点头皮发麻,于是赶紧低下头咬了一口甜甜圈,然后诧异地发出了一声低呼。

“什么东西?”Charles凑过头来看,他的棕发拂过了Erik的鼻尖,痒痒的。

“电话号码。”Erik无奈地展开了那张纸条,上面用潦草的笔迹写着一串的数字。

Charles低低地笑了起来,Erik能感受到他身上那种欢快的情绪像候鸟归巢一般又苏醒了:“噢天哪,Raven可不常有看得顺眼的男生!Erik,冲这个我就不能把你关起来了,她会往我的甜甜圈上洒辣椒粉的,她干得出来……走吧Erik,我们想办法去把这手铐打开。”

 

 

SIDE B

 

“我要见Magneto。”Charles站在地狱火的门口,捏着自己的鼻梁。每当他感到疲惫时就会下意识地做这个动作,仿佛能缓解一下内心的焦虑。

门口的两个守卫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然后悄悄地把手伸向了自己的后腰。

“Oh,come on……”Charles忍无可忍地挥拳砸在了左边那人的脸上,然后用手肘回击了右边那人的后颈,在这两个小伙子拔枪之前撂倒了他们。

“怎么回事?”大厅里匆匆跑出来一个人,Janos诧异地看了Charles一眼,然后马上又回过头踢了那两个守卫一脚:“Xavier探长都不认识,活该啊你们。”

“算了,Janos。”Charles头疼地揉着脑袋:“你们三天两头换新人,他们哪知道这么多。”

Janos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冲那两个倒霉鬼递送了一个“回头再说”的眼神,然后领着他走进了俱乐部的门。

“要喝点什么吗?Emma最近搞来了一批很棒的红酒。”

“不用了。”Charles匆匆地朝二楼走去,“Magneto在吗?我找他有事。”

“在。”Janos干脆地回答道,然后停下了脚步:“那你自己去吧,我还有事要忙。”

Charles点了点头,然后单独向内堂熟悉的房间走去。


→点我刷卡←


————————————————————————————————————

没标章节数的都是一发完结,不要再问我有没有后续啦!

评论

热度(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