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EC】MY PRINCE, MY FOREST(上)

叁弎:

给 @YAYA亞子 太太的童话AU,森林之神Erik/小王子Charles。

太太的画太美了,像童话书里的插图:→ 点这里看图←

但我写的文非常咸湿,是的,又有车,还有underage和人兽警告。

不能接受的不要点最后一段的链接,其他的地方还能勉强当做童话来看。

——————————————————————————————————————————————————

(上)

﹡﹡﹡

在离西彻斯特城堡很远很远,远到鸟儿的翅膀都无法企及的地方,有着一片神秘的森林。树林里栖息着许许多多奇妙的魔法生物,有能够穿越山川的影猫,有能够涅槃重生的凤凰,有力大无穷的钢猿,也有不老不死的战狼。而魔物们的君王,就是那片森林的领主,唯一而永恒的森林之王。

传说他曾是一个法力无边的魔法师,因为寻找一池永生的泉水而来到了这遥远的地方。他召唤出遮天蔽日的乔木来护卫他的泉水,以荆棘为墙壁,以沼泽为陷阱,以迷雾为遮蔽,阻拦着前来寻觅永生之泉的人们。

又传说他曾是一个英俊无比的君王,他的臣民们为他英明的统治和俊美的外形所倾倒,他们拉下神殿里的塑像,将它们改铸成了他的模样。众神因为愤怒和嫉妒降下了恶毒的诅咒,令他长出山羊的双角和野兽的四蹄,将他永远困在这片幽暗的森林之中,日夜与野兽和魔物为伍。

还有传说他只是一个流浪的乐手,有着日光般炫目的金发和湖藻般缭绕的绿眸。他手持着芦苇制成的长笛,演奏的音乐美妙到能够令天上的神明都心驰神往,忘却一切的喜乐与苦恼。森林里的女妖爱上了他,施展魔法将他变为半人半兽的怪物,令他忘记了作为人类的过去,日夜为她吹奏动听的旋律。

但那,都是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而现在,Charles看到了那片森林。

年幼的王子跌跌撞撞地在旷野上奔跑着,他的额冠早已在挣扎中跌落在地,一头棕发随着他的脚步散乱地摇摆着。滚落的汗水浸湿了他布满尘灰的衬衣,粗糙的石子磨损了他伤痕累累的皮靴,但他不敢停下他的脚步。隆隆的马蹄声似乎就在他的身后回响,他忠诚的骑士们在这场漫长而惨烈的逃亡中流尽了鲜血,才将他们效忠之王的幼子送到了如此遥远的地方。

Charles没有在意环绕的荆棘,他一头冲进了森林,锐利的尖刺划破了他柔嫩的肌肤,扯散了他背后的斗篷。但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只是不停地前进,从奔跑变为行走,从行走变为蹒跚,然后一头倒在一棵高大的橡树下,筋疲力竭地沉沉睡去。

 

 

﹡﹡﹡

Charles是被萦绕在耳畔的芦笛声唤醒的。

年幼的王子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从树下坐起。他拾起了落在身上的几片树叶,惊讶地发现它们正随着远处笛声的旋律,一阵阵地散发出浅金色的微光。仿佛被这流转的魔力所蛊惑,Charles站起了身,沿着笛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他穿过入云的松柏和白杨,一只红色的鸟儿扑扇了一下翅膀,从树冠上盘旋而下,落在了他的肩头。他穿过及膝的玫瑰与月季,一只棕色的狸猫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跟上了他的脚步。

最后,他来到了一片如茵的草坪,如绿丝绒一般的结缕草中点缀着白色的蒲公英和蓝色的矢车菊,它们在清风的吹拂下微微摇晃着,指引他走向草坪中央的湖泊。

宛如一块巨大的蓝宝石一般镶嵌在绿地中的湖泊正被淡金色的光芒笼罩着,那些星星点点的魔法精灵盘旋着在水面上起舞,随着悠扬的笛声婉转地绕成一束束光晕的谐波,亲昵地落在湖边的一棵参天巨木之下,落在一个背对着Charles的人影之上。

Charles犹豫地走了过去,那首不知名的乐曲已经慢慢地降了调子,呜咽宛如哭泣,又似叹息。Charles边走,边摘下那些拍打着他赤裸膝盖的花朵,将它们编织成一个精美的花环。那是母亲曾经手把手教会他的技艺。

“如果你听到一首动人的曲子。”母亲的声音犹在耳边回荡:“你该为那个乐手献上你的花朵。”

于是Charles握着那个花环,鼓起勇气走到了那棵树下。自始至终,沉浸在演奏中的乐手都没有回头。

Charles越走越近,他惊讶地看到了乐手下半身的皮毛之下,盘曲着山羊的蹄子,还有他那随着笛声轻轻摇晃的金发之间,长着一对巨大的山羊之角。Charles模糊地记起了一些关于这些特征传说,但他又很快被越发缥缈的笛声吸引了注意力。

随着悠扬的尾声袅袅地散落在空中,这首孤寂而忧伤的曲子终于结束了。神秘的演奏者轻叹了一口气,回过头看向了Charles。

Charles发出了一声极轻的低呼,男人有着一张刀削斧刻般棱角分明的脸庞,微垂的浅色睫毛下,隐藏着一双清冷如深泉的绿色眼眸。他沉默地看着Charles,抿起的薄唇不发一语,冷淡得仿佛刚才那首动人心扉的曲子不曾出自他的口中。

Charles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年幼的孩子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花环戴到了男人的头上。因为紧张,它被那巨大的山羊角卡住,颇有些滑稽地挂在了弯曲的转角处。

“这……这是献给你的,音乐家先生。”Charles迟疑地开了口,六岁孩童的声音还带着些难掩的稚气:“谢谢你的乐曲,它非常好听。”

长着山羊角的男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一缕金色的微光掠过了他俩之间短短的距离,Charles似乎听到了空中传来若隐若现的低语。

“看呐,Erik在月神季上收到了一个花环。”有讥嘲的男声响起,Charles注意到男人脚边的一头一直在打盹的银色巨狼睁开了一只眼睛,戏谑地看着他俩。

“闭嘴,Logan。”男人开了口,声音低哑如同幽深的海洋:“这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神秘的乐手(现在Charles知道他的名字是Erik了)看向了Charles,询问道:“亚当与夏娃的孩子,你为何会来到我的森林?”

“我……”Charles瞬间回忆起了他的过往。他忍不住抿起了嘴唇,肉嘟嘟的脸颊鼓了起来,他不得不眨巴着眼睛才能阻止眼泪滑落。

“因为我没有家了,先生。我的继父夺走了我父王的王国,将我驱赶出了我的家园。”他终于还是哽咽了起来。

“对不起……这真是太失礼了。“他边哭边伸出手慌乱地抹着眼泪,低下头好遮掩住自己涕泪交流的面容。

随着一声怜惜的轻叹,一双大手抚上了他的小脑袋,Erik的手指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脑,揉搓着他的耳朵。

“不要哭。”他听见Erik说,语调温和了许多:“我有一首曲子给你。”

于是笛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它欢快如同奔流的山川,绚烂如同春天的花田,金色的光芒们随着旋律猛得收成了一团瑰丽的漩涡,然后又在Charles的头顶炸开成艳丽的烟火。Charles不由得止住了泪水,他清澈的瞳孔倒映着眼前的美景,几乎看得痴了。

Erik挑起了眉毛,伸出一只手牵着Charles,让他在自己身旁坐下。笛声渐渐地低了下去,但不复前一首的孤高悲凉,而是温柔缱绻,宛如母亲的怀抱,又宛如蝶翼的轻拍。Charles靠着Erik干燥柔软的皮毛,不禁缓缓地阖上了眼,任由笛声在睡梦中为他洗去满身的疲惫与伤痛。

他在Erik抱起他的时候再度睁开了双眼,雾气朦胧地看着Erik。

“你要带我去哪儿,音乐家先生?”

“带你去我家,人类的孩子。”Erik伸手拢了拢他的额发,他的手指拂过Charles的眼皮,Charles就又忍不住打了个困倦的呵欠。

“以后你就跟我住,你给了我一个花环,我理应回赠给你我的庇护。”

Charles惊喜地握住他Erik宽厚的手掌:“真的吗?你会像我的父王那样,陪我玩耍,教我读书,在每个夜晚搂着我哄我入睡吗?”

Erik的手顿了顿,然后轻轻刮了下Charles的鼻子:“我能做到更多,亲爱的孩子。我会教你倾听大地和天空的声音,教你如何与无处不在的精灵对话,赋予你无穷的魔法和秘术……你会变成森林之王最宠爱的孩子,惊艳过路人的双眼,被吟游的诗人们载入歌中传颂。”

“我不想要那些……”Charles嘟哝着闭上眼睛,在Erik赤裸的胸口蹭了蹭:“我只想要一个家。”

“那我就许你一个家。”Erik低声回答着。

而他怀里的男孩早已陷入了甜美的梦境。

 

 

﹡﹡﹡

“Charles,你知道月神季要来了吗?”红色的朱雀在梧桐树枝上慵懒地梳理着自己的尾羽,从他金色的喙里吐出的却是人类青年的声音。

“什么?”棕发的少年漫不经心地拂动着月桂树枝雕琢而成的竖琴,银色的琴弦在他纤细的手指下颤动着,发出清澈如流水的声音。他沉醉在音乐的世界中,对Scott挑起的话题似乎并不十分感兴趣。

“他说的是月神季,十年一度众神求爱的季节。”少年膝边侧卧的银色巨狼发出沙哑的笑声:“怎么了小火鸟,你还没有成年就开始春心萌动了吗?”

Scott愤怒地扑腾了一下翅膀,喷出一缕炽热的火焰在巨狼的尾梢上,Logan急忙在草地里打了滚,扑灭了那团火苗。但是他的尾巴尖上已经有几根毛发被灼烧成了黑色,他弓起背,不满地冲树枝上得意的鸟儿发出低吼。

“别闹了。”Charles伸出手挠了挠Logan的下巴,示意他安静:“月神季?我不是很感兴趣,森林里有没有什么别的人,我跟Erik喝喝酒弹弹琴,一如既往地过就好啦。”

“可是我听说Erik邀请了雪山女王Emma。”一只矫捷的狸猫从灌木丛里探出头,她手里还抱着几颗酸浆果实:“你们说,Emma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女主人?”

“嘣——”银色的琴弦发出一声沉闷的呻吟,崩断成了两截。

“不会呀……”一只在树梢上打着盹的凤凰跳了下来,落到Charles的肩膀上,安抚似得啄了啄他的头发:“Emma和Erik只是朋友而已吧?而且我明明记得……十年前Charles就送过Erik花环了呀?”

Charles垂头捏起了断开的琴弦,轻声诵读着咒语令它们重又恢复如初。“你说花环……是什么意思?”他装作不经意地问着Jean。

“在月神季上送别人花环就是求爱的意思呗。”Logan嘎嘎地笑着抢过了话茬:“不过你只是个凡人嘛,Charles。十年前你还是个小孩,没关系,Erik不会在意的。”话音未落,他就被Scott和Jean同时吐出的火焰双双击中,惨叫着跳了开去,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伙伴们:“怎么了,我又说错什么了?”

“我该走了。”Charles捏紧了放在竖琴上的手指,他站起身,脸色在暮光的照耀下似乎有些苍白:“如果Erik有客人要接待的话,我该早点回去。”

“我相信Erik不会介意的啦,Charles。”Logan大咧咧地甩了甩尾巴:“每次Emma来他们都会单独过夜的,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是不是?”

回答他的是小伙伴们的两团烈焰。

Charles抿紧了嘴唇,不说话了。他的手指再次拂过银色的琴弦,在碎珠一般的琴声中,银色的光之精灵优雅地聚拢过来,环绕着他形成独角兽的模样,载着他向森林深处Erik的寝殿一路疾驰而去。

“你说,Erik和Charles……”Jean担忧地看着Charles的背影,向同伴们发出了问询。

“我相信Erik的啦。”Kitty把酸浆果扔进了嘴里,大口地嚼着:“他才不喜欢Emma呢,他喜欢Charles,谁都看得出来。”

“等等……你们是说,Erik和Charles?!”Logan后知后觉地怪叫了一声:“天!可是Charles是个凡人,他会老!会死的!”

“谁知道呢……”Jean垂下了她美丽的翅膀,叹了口气:“或许这也是Erik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吧。”

 

 

﹡﹡﹡

“你就拿这种东西来招待我?”金发碧眼的雪山女王端坐在藤蔓编织而成的座椅上,颦着眉看着Erik桌上的蔬果:“我帮你采来了冰芯,Erik,我要吃烤肉。”

“我的森林里能成为烤肉的动物都是我的朋友,Emma。”Erik不耐烦地耸了耸肩:“要吃肉你自己去问他们要。”

“是是是,你的森林……”Emma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掏出一个水晶制成的瓶子,放在了桌上:“喏,你要的东西。”

Erik迅速地把它取了过来,放在灯笼花下细细打量着。

“好歹给我点酒吧,Erik。”Emma趴在桌上无聊地哀叹着:“你这个地方实在太无趣了,你就真的一直呆在森林里不出去吗?”

“有Charles在。”Erik完成了他的检查,满意地把水晶瓶放进了他药柜里的密盒中:“我可以给你一点葡萄酒,Emma。”

“有时候我觉得你非常可悲。”Emma接过他手中的酒杯,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有时候我又觉得非常羡慕你。”

Erik挑起了他锋利的眉,他还没来得及问Emma言下的意思,就被窗外传来的乐声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竖琴的声音。”他喃喃地向外面看去:“是Charles。”

“看来你今晚有烦心事了。”纵使是不通音律的Emma,也感应到了琴声中的悲伤。她放下酒杯站起了身,轻轻抖了抖落在地上的银色裙摆,化作了一只钻石天堂鸟。

“回头见,Erik。”她轻鸣一声,就乘着越来越浓的夜色悄然离去。

 

 

﹡﹡﹡

Charles坐在Erik寝殿外的白杨树上弹奏着他的竖琴。他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了Erik打开大门,迎接着远道而来的雪山女王。她曼妙的身材和艳丽的眉眼都令Charles感到不知所措,所以他在Erik陪着Emma走进内室的时候偷偷躲到了树梢上,侧耳聆听着房内传来的交谈声,胸口仿佛被什么堵住,闷闷不乐。

每次当他感到难过的时候,他就会弹奏起他的竖琴,流淌的乐声能抚平他情绪的褶皱。但是这一次,琴声失效了。他越弹越乱,Erik的面容与Emma的裙摆在他面前交替出现,在再一次崩断琴弦之前,Charles烦躁地停了下来,他抱着他的琴,悄悄地在月光下流着眼泪。

“怎么了,我的Charles?”正在他沉浸在莫名的悲痛中无法自拔时,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肩膀。

“Erik?”Charles惊讶地抬起了头,看到了Erik忧虑的双眼。

“你不是跟Emma在一起吗?”他下意识地问道,然后在Erik开口前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不……Erik!不,不要跟Emma在一起!”

“什么?”Erik疑惑地问,但是少年却已经急切地搂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靠了过来,匆忙地向他吐露着心迹:“不要跟Emma在一起,Erik。你已经收了我的花环了,我……我喜欢你啊!”

Charles惶恐地看着Erik皱起的眉头,将它误读成了拒绝的讯号。于是他一咬牙,献上了自己的唇,胡乱地亲吻着Erik的薄唇:“我喜欢你,Erik!我不要你跟Emma在一起!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如果你需要的话……”他颤抖着想要解去自己身上白色的纱衣,却被Erik按住了双手。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Charles?”Erik伸出手,捧着少年的脸颊问他,月光下他幽暗的瞳孔深不见底。

“我知道的。”Charles缓慢移动着他的脸颊,轻蹭着Erik的手心,羞怯为他白皙的肌肤镀上一层淡粉:“现在是月神季,Erik。而我,在向你表白。”

Erik静静地看着他一手养大的少年,Charles乖顺地闭上了双眼,任凭森林之王用灼热的视线扫过他的细碎的发梢与圆润的下巴。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吻,一个像标记一样,充满了侵略性的吻 。

“我接受你的表白,Charles。”

 

→ 再说一遍小孩子不要点←


TBC.


————————————————————————————————————

不爆字数的话下章完结,一定是甜蜜的HE啦放心食用=w=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