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EC】他是龙(同名电影AU)

鲨牙:

先po一下本子进度,明天就准备放预售链接啦!

昨天去看了他是龙,少女心被戳炸了

是HE,答应我看完好吗


******

Erik的属于他的、遗世独立的小岛上闯进了一个入侵者——他说自己叫Charles Xavier,他说自己是公爵的儿子,他说自己是被龙带到这里的。

但Erik只希望这个聒噪的、猴面包树一样圆嫩的男人不要在自己捉鱼的时候说个不停。

 

“嘿,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Charles坐在岸边伸向海面的粗糙岩石上,前后摇晃着双腿,“你在这住了多久了?你真的有个名字吗?”

Erik当然有名字——只有人类自大地以为他们命名了世间的一切,但其实早在他们诞生之前,海就已经是海,花也已经是花了。

 

只是Erik不愿回答他。

 

“你为什么唱起龙之歌?”

“为什么?”Charles在终于缠得他开口的时候惊喜地笑了起来,“比起被送去邻国做人质,我倒宁愿被龙抓走。”他用映着海水的眼睛瞧着Erik,“那你为什么在这?”

Erik依然不回答他——他把新叉上来的鲑鱼扔在Charles的脚边,然后自己从没及腰身的、缎子一样的海水里爬出来。

Charles对着那条在岩石嶙峋的缝隙里费力地吐着泡沫的海鱼瞅了一眼。

“可以借点火吗?”他朝着海面上的Erik圈起嘴巴喊道,“生的我咽不下去!”

那条鲑鱼又被他扔了回去。

Erik把被摔得扁平的、悲惨的鲑鱼拎起来,Charles继续从上面喊“麻烦把它烤一烤”。

Erik于是拎着它拐到一块墙垛一样立起来的石板后面去了,Charles听到了从那里传来的像是火山和惊涛和飓风一起发作起来的声响。

他于是赤着脚跳到细沙地里,向着Erik消失的地方跑过去——Erik却正顺着原路返回来,他们在巨石板扎根的石脚下碰着了。

 

“你不能跟过来!”Erik皱着眉头把他赶回沙地上,又把手里已经烤熟的鲑鱼塞到Charles嘴前。

Charles凑上去,在鱼腹上最饱满的位置咬了一口。

“有点焦了,”他挑剔地评价道,“下次你应该带上我一起,我可以帮你。”

但Erik警告他,“别靠近火,火是龙的血肉,永远也不要去招惹龙!”

他粗鲁地把整条烤得焦糊的、酥脆的尾鳍全部塞进Charles的嘴里,把他喋喋不休的声音堵回去。

“吃饱了就回去吧,”Erik像一个冷淡的屋主人驱逐不受欢迎的宾客一样,“既然你是公爵的儿子,总有人会来找你的。”

“我为什么要回去?我不回去!”

Charles紧紧跟着他在沙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倒是你总该穿件衣服吧。”

Erik回过头来看他。

“为什么穿衣服?”他皱着眉头,对这个问题感到不屑一顾,“人类因为厌恶自己的身体才穿衣服,你见过树或是飞鸟穿衣服吗?”

但Charles的快乐丝毫不为所动。

“才不是哩,”他对Erik轻易把自己排除在人类之外的发言觉得有趣,“人类穿衣服是为了藏着自己的身体,我们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脱光。”

Erik停下来咀嚼着他的这句话,突然从里面挑出了他玩的把戏。

 

“我可不喜欢你。”

“但我喜欢你啊,”Charles终于跨过几扇惨白的贝壳和一只横行的青蟹跳到Erik面前,“以前在我住的屋子里,没有人像你一样喂我吃东西,在那里我总是被几个握着矛、长得像棕熊一样的人看着吃饭,吃的每一顿都像最后一顿。”

Erik对这个“喜欢”耿耿于怀,他立刻从近海的岩石下面扯了一块帆布出来,在自己的腰上裹了一圈——Charles的把戏奏了效,Erik却丝毫没察觉到。

 

Charles还有很多把戏。

 

他想知道Erik的名字——“嗯,你不说?那我就唱龙之歌,龙会告诉我”。

他想吃Erik采来的龙目果——“给我吃一颗,否则我就唱龙之歌看看真正的龙目”。

他想睡在Erik的旁边——“我要唱龙之歌,你不陪我睡,就让龙来陪我”。

 

Charles经常问起龙的事,但Erik对于龙就像飞蝶对于蛛网,总是避之不及。

“为什么避开它呢,”Charles交叉着双手,把下巴支在上面,他想起那天回应他歌声的、紫红色的、天幕一样的巨龙,“它把我塞在它的肉垫里,还竖起腿上的鳞片为我挡着风,我觉得它是一条好龙。”

但Erik说“人对于龙不过是换取新生的祭品”。

 

Erik在岛上一座像突出水面的鳄鱼嘴一样的石山上有一个小小的、精致的巢穴。他在里面藏了一堆破铜烂铁——缺了手柄的黑铁锅啊、开裂的铜镜啊、磨光了纹路的锡杖啊什么的。他的屋子像一个放大的、镂空的球形牙雕,四处都开着洞眼,阳光像璎珞一样结在里面。而现在Erik正在打扫他最巨大的收藏品——一个铝制的箱子——他在里面一层层地铺上棕榈树叶和干掉的花瓣,这将最终成为Charles专属的卧榻。

 

Charles在有阳光的日子里陷在一箱子草木的香气中睡得安稳——Erik现在管他叫Charles了,Erik也肯让他叫他Erik了,Erik把自己的家分一半给他,Erik把自己的食物分一半给他,Erik把本来只对着这片天地的热情也分一半给他——Charles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但在愁云郁积、狂风高吼、雨水肆虐的夜里,Charles却蹬翻了箱子,呻吟着从里面滚了出来——Erik就在一旁的麻布上睡着。

 

“Charles,”Erik把他的脑袋从岩石板上托起来,放在自己腿上,“你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Erik,我梦到我的妹妹,她与公爵府上的药师相爱,却被强迫嫁给邻国的皇子。”

“一个梦?梦是什么?”

Charles把头从Erik膝上抬起来。

“你不知道梦是什么?你不做梦?”

Erik怅然若失地摇头。

“啊,梦……”Charles又躺回去,他的头顶靠着Erik温热的小腹,“梦是看到你的所爱,也是看到你的所惧。”

他说着,眼泪顺着白瓷一样的脸颊落下来,落在Erik的手里碎了。

“我不知道,我……”Erik徒劳地接着那些碎在他手里的珠粒,“我能做什么吗?”

“抱抱我吧。”

于是Erik把他从膝上小心地拉起来,让他的脑袋枕着自己的肩,又把胳膊在他的腰后圈紧。

“亲亲我吧。”

于是Erik迟疑地用嘴唇碰了碰他的侧脸,Charles带着一闭眼的欢愉将自己的嘴唇撞上去。

 

“你一定是喜欢我,我教给你,我们只会亲吻自己喜欢的人。”

 

但Charles还是为了自己遥在远方的妹妹一天天惨淡下去——Erik为他采来用棕榈叶裹着的龙目果也无济于事。

于是有一天,Erik带来了一筒半湿的烟花火炮。

“你点燃这个,Charles,他们就会来这里寻找你,上一个到这里来的人就是这么被接走的。”

Charles抬头看他——Erik那双曾经与这里的海和天、草和树过于亲近而与之同色的眼睛,如今只装着自己的影子。

于是他说,“好。”

 

Charles在当天夜里点燃了那筒烟花火炮,然后就站在向海里伸得最远的细沙地上等着,直到桅杆上悬着煤油灯的船队向他开过来,公爵就站在船头。

“龙呢,我的孩子,龙在哪?”

Charles于是唱起了龙之歌。

 

“时间如流水湍急,任谁也无法脱身,”

“我等待着心爱的人儿,如同等待死亡降临,”

“我身裹白素,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我注定死亡,婚礼的钟声如丧钟敲响,”

“带我去,带我去,飞来吧,降临此地。”

 

紫红色的巨龙从海面下腾起——它的翅膀像连片的旌旗,裹挟起怪浪和飓风,把船队掀翻了。

但一枚火炮也乘机在它伸长的脖颈处爆炸——龙坠到海里去了。

 

哦,Erik,我愚蠢的、可怜的Erik。

你怎么居然还会以为我没有发现——在你为我摘那些峭壁上的龙目果的时候,在你把那些船一样的脚印留在我床边的时候——你怎么会还以为我没有发现你是龙。

 

Charles得被送去邻国当人质,否则他的妹妹就要远嫁,又或者,他可以取回龙的心,让屠龙的壮举遮护一方水土。

Hank在他出发前把一小只装着药水的细颈瓶塞给他。

“这里面的药可以融掉龙的护心鳞,然后你就可以取出它的心。龙心是骨头的,有两颗,像我们的髌骨那样,你要看清楚,机会只有一次。”

 

Charles穿过遮天的水雾和弥漫的硫磺,在半成人形的龙身边蹲下来——Erik还拖着龙的尖长的尾巴,耳后、小臂和胸口上附着鳞片,细红色的金线贴着他的皮肤流动。

他昏迷不醒,嘴里喃喃着Charles的名字,像在做着他的第一个梦。

 

Charles拧开细颈瓶,将药水倒了下去。

 

等船队的水手们把Charles从海面上捞起来的时候,他的膝盖朝下淌成了一道血瀑。

公爵心急火燎地从船舱里走到甲板上。

“我的孩子,这是这么啦?”

Charles轻描淡写地说是在跟龙搏斗的时候受了伤,接着他把手举起来,让所有人看到他手里新鲜的、还带着血渍的心状骨。

“这是龙的心?”公爵颤抖着双手赶紧接了过去,“干得真好啊,我的孩子!”

 

龙心给他的国家带来了繁旺。

 

Raven如愿即将嫁给府上的药师——Hank,他曾为Charles调制屠龙的药。

“哥哥,你不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Charles坐在金丝楠木的轮椅上,身后垫着丝绸毯子。

“去不了了,Raven,那天我也将要成婚。”

“她是哪儿的人?”

“他伴着我的歌声来,他从天上来,我曾经想偷走他的心,但他却先偷走了我的。”

 

婚礼当天,Charles穿着素白的锦缎,围着白狐领,头上坠着串串珍珠,金丝穗从他的眉间垂下,他朝与热闹相反的方向推着轮椅走,边走边唱。

 

“时间如流水湍急,任谁也无法脱身,”

“我等待着心爱的人儿,如同等待死亡降临,”

“我身裹白素,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我注定死亡,婚礼的钟声如丧钟敲响,”

“带我去,带我去,飞来吧,降临此地。”

 

“我为国家奉上双腿,”

“但我的心,永远为你奉上。”

 

他听到了龙的嘶吼从最远的天际传来。


end

******

一句话总结,查为了万挖了自己的髌骨,然后他们搞上了,完毕

评论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