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EC】【ABO】Forever Wild(二)

叁弎:

传送门:第一章


婚礼,以及不可描述。


——————————————————————————————————————————————————————————————


(二)


***


当红色的凤凰花朵在自由联邦的街道上灼灼绽放,像火焰一般烧红了半边天空的时候,城郊的海滩上筑起了大理石砌成的露天礼堂,那些雕琢精美的石柱和长台错落有致排列着,从沙滩一直排到不远处的草原。


Charles原本以为他们会在Erik现成的行宫里举行婚礼,但是Azazel告诉他,多斯拉克人一生中所有的重大时刻,都应当由天空来作证。


“我是指,所有的。”红皮肤的战士冲他促狭地眨眨眼睛:“你不一定会喜欢这个,Charles,所以你应该早点做好准备。”


Charles有些茫然地看着他那别有意味的笑容,忽然就读懂了他的言下之意。油然而生的不安和惶恐令他不由得握紧了手掌,但是最终却还是冲Azazel点了点头,强自露出了一个得体的微笑。


他实在太累了,但是依旧不得不努力地记下了Azazel告诉他的每一个习俗和细节。Cain命令他不允许在婚礼上出一点点差错。毕竟Xavier家族原本只期待着能把Charles安插在Erik身边当一个玩物,而Erik所许下的婚约令他们欣喜若狂。所以Charles必须将一切都做的尽善尽美,在有限的时间内把自己快速包装成一个完美的伴侣。


除了语言和风俗的指导,Azazel还为他带来了一大堆的礼物,其中包括Charles在婚礼上要穿的礼服。那是一件洁白的丝袍,它轻盈得如同一层薄纸、柔软得如同天上的云朵,即使Cain背后最为见多识广的赞助人也不由得摸着它的布料啧啧称奇。


除此之外还有不计其数的宝石和配饰,还有各种Charles在家乡闻所未闻的异宝奇珍,侍女们一边为Charles清点着Erik的馈赠,一边对Erik的慷慨交口称赞。可Charles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他想念Westchester,想念Raven。Erik也许的确富可敌国,他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一个盛大的婚礼所需要的一切都置备妥当了。但Charles觉得更多的原因并不在于他的富有,而是因为人们怕他。


是的,那些挂着受宠若惊的笑容,为他献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礼物的供货商们,长袍下的双腿都在战战发抖。那些迫不及待地递上拜帖,先一步前来拜访Charles的贵族们,在提起他的未婚夫时,那情不自禁漫起的畏惧之情,连脸上矜持的微笑都无法掩饰。


他们怕Erik Lehnsherr,怕他麾下驻扎在城外的十万大军,怕他召唤前来参加婚礼的卡拉萨们,怕他身边骁勇善战的护卫们,更怕Erik他本人,怕那个高高在上的草原之王。


而Charles当然也害怕。


如果我害怕一个人,那我要如何嫁给他,与他日夜相处呢?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好久,直到举办婚礼的那一天如期来临,他都没有想到答案。


 


 


***


多斯拉克人的婚礼始于朝阳破晓之时,终于落日西坠之刻。而期中的间隔,则被仿佛永无止境的狂欢和盛宴所填满。


从各地赶来的族人们穿着他们传统的皮质背心,绑着各色金属编缀而成的沉重腰带,上面插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弯刀、匕首、手斧,Charles知道它们每一把都锋利无比,随时都能取人性命,所以那更加深了他的恐惧。


他被安置在礼堂里最高的宴台上,旁边就坐着那个即将成为他丈夫的男人。


Erik今天赤裸着胸膛,皮肤上绘满了黑色的花纹,顺着肌肉的纹理交织成诡秘的图腾。他们靠得极近,然而Erik并不看他,只是用他听不懂的话语跟身边的护卫和坐在台下的卡拉萨们大声谈笑着,时而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Azazel教给Charles的那一点点词汇并不足以支持他理解这样的谈话,所以他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马奶酒发呆,挂着勉强的笑容直到脸上的肌肉变得僵硬酸痛。


难以想象,我就要跟一个完全不熟悉的Alpha结为伴侣了,而我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过。


想到这里,Charles就忍不住去偷偷瞥边上的男人,他的眼神滑过Erik握着酒杯的手掌,滑过他手臂的肌肉线条,滑过他的喉结和下巴,滑过他英挺的鼻梁,然后正对上了一双淡然的绿眼睛。


Charles眨了眨眼,猛地清醒过来,意识到他做了什么。他马上端起酒杯遮住脸庞,匆匆喝了一口作为害羞的掩饰。


然后他就听到Erik发出了一声轻笑,不带恶意的那种。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吧,反正Charles的胆子徒然大了起来,他凑过头去看Erik的酒杯,那不是乳白色的马奶酒,而是他上一次在宴会上所见到的那种猩红的液体。


“这是什么?”他仰起头问Erik,虽然知道对方并不能听懂。


Erik果然没有回答他,但是他把手里的酒杯推了过来,放到Charles的面前示意他常常看。


Charles想了想,在莫名其妙涌出来的勇气下捧起了Erik的杯子,小小地喝了一口。


辛辣的酒液伴着鲜血和药草的味道在他口腔里炸开,Charles猛地捂住了嘴,被呛得连声咳嗽,Erik在他的身边大声地笑着,依旧不带恶意,只是单纯地觉得好笑、所以笑了。


他们的动静略微有些大了,台下的众人们抬头看着他们的卡奥和未来的卡丽熙,也随着Erik发出了欢乐的笑声。但是Charles依旧感受到了一丝不满的目光,大概是Cain觉得他失了礼数。可他现在已经无暇考虑那些了,因为他正忙着把那口像刀子一样卡在喉咙的烈酒咽下去。


当他终于做到了以后,他看了一眼Erik,端起酒杯又大大地喝了一口。那股酒液像熔浆一样再次滚过他的喉咙落入胃里,烧得他眼角情不自禁地沁出了一点泪花。但是这一次Charles已经有了准备,所以即使难受,他的面上也不显分毫的怯懦。他冲Erik甩去一个不服输的眼神,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


Erik不笑了,他挑起了眉毛安静地看着他,然后在Charles不知所措的目光下靠了近来,用手指摩挲着他沾着酒液的唇瓣,像把玩着一朵将开未开的蔷薇花苞。


直到这时不安的情绪才重新回归Charles的脑海,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不该用Erik的杯子,唾液里淡淡的信息素正在酒液流淌过的地方跟着酒精一起慢慢发酵,令他的脸一点一点红了起来。更不用说Erik凑得太近了,他们鼻息交错着,几乎脸贴着脸。


Charles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无措地捏紧了手里的酒杯,他数着Erik的睫毛,努力地想要忽视掉身体里涌起的热量。但却只能绝望地看着那双绿色的眼睛越来越近,而就在Charles以为Erik会吻上来的时候,Erik却突然放开了他,转而扶着他的腰令他和自己一起站了起来。


原来,是夕阳落山了。


 


 


***


乐手们放下了手里的骨槌,令震耳的牛皮鼓声轻了下来,刚才还嘈杂不已的人群寂静无声,他们自发地让出了一条通路,好让前来观礼的客人们为Charles献上他们带来的礼物。


先是外族的客人,其中大部分都来自自由联邦,那些交游广阔的达官贵族们为Charles准备的礼物琳琅满目,有镶着珠宝的额冠,有精心雕琢的手镯,有千金难买的珍稀布匹,也有来自深海的奇异香料,Charles带着礼貌的微笑一一致谢。他并不真的喜欢那些,只有当一位书画商送来一箱精美的书册时,Charles才露出了一个比较真心的笑容。


然后是他的亲族,也就是他名义上的哥哥Cain。


“我亲爱的弟弟。”他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珠,执起Charles的手掌印下一个虚伪的吻:“我和族人们都为你的离开而感到深深的不舍,然而却又因你杰出的夫君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他拍手示意侍女端上了一个罩着丝绒方巾的托盘,Charles瞥了一眼,在Cain得意地揭下布盖,拿起那根镶嵌着蓝宝石的项链时,暗自忍住了心头激荡的怒意。


“想必你也见过吧,这是我们母亲的遗物,Charles。如今我把它送给你,愿你和卡奥的婚姻始终美满如璀璨的宝石。”


那的确是母亲的遗物,Charles咬着下唇逼迫自己冷静地接了过来,然而——母亲临终前就把它给了Raven,此后一直被妹妹贴身挂着。此刻Cain拿了出来,其中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谢谢你,我亲爱的哥哥。”他一字一句地说着,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动声色:“即使我离开了Westchester,我的心中也会始终记挂着Xavier家族。”


Cain满意地笑了,他退了下去。之后就轮到了Erik的族人们为他们新的卡丽熙送上他们的礼物。


Charles再次被多斯拉克人的彪悍所震撼,他们有的送上了亲手绘制的皮质背心和各种各样的古朴饰品,这些还算正常。而有的则献上了一些令Charles想要掩面的东西,比如一个卡拉萨用雪松木箍成的酒桶装了十桶新鲜野耗牛血,从Erik满意的笑容来看Charles估计那可能是他之前喝的酒的酿造材料之一。但最多的,还是各种各样的武器,每一把都吹毛断发,气势逼人——Charles把它们全都转赠给了Erik,只留下了一把龙骨制成的长弓。


最后,Erik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拍了拍Charles的肩膀,大步走下了宴台。Charles有些好奇地目送着他离开了自己的视线,Erik之前派Azazel送给他的礼物已经足够丰厚了,那这一次他会送他什么呢?


Erik回来的时候,台下的人群像潮水一样的分开,又再度汇聚在他的身后。Charles看到Erik抱着什么东西,似乎是一个活物,正在Erik的怀里不安的挣扎。当Erik越走越近的时候他终于看清,那是一头幼小的豹子。


“天……”Charles惊喜地发出了低呼,Erik的手掌卡在幼豹的前爪下将它捧起,递到Charles的面前。那动作令小豹子觉得特别难受,于是它张牙舞爪地想要挠那个讨厌的人类,却在Charles伸出手指碰到它的头顶时静了下来。


它好奇地歪着头,在Charles的抚摸下眯起了蓝色的眼睛,发出餍足的呜呜声。Charles把它接了过来,幼豹马上就在他怀里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贴着他的手掌用那美丽柔软的皮毛蹭他。


Erik用多斯拉克语说了几句话,Charles疑惑地看向了Azazel,而后者笑嘻嘻地凑上来翻译:“老大说他第一眼就觉得这只豹子很像你。”


Charles尴尬地笑了笑,他不由得地回头瞪了一眼Erik,并没有意识这个举动反而令他跟怀里那团温热的小东西显得更为相似。。


“替我谢谢他,这份礼物我非常喜欢。”他爱不释手地逗弄着那可爱的小生灵,跟Azazel说。


Azazel为他转达了他的谢意,然后无视Charles和那只小豹子的不满,伸手从他怀里抱走了它。


“你可以以后慢慢养它”也许是Charles眼里的不舍太过明显,Azazel忍不住跟他解释说:“现在……你还是得先跟我们老大把婚给结了啊。”


Charles的身体一僵,他有些惶恐地抬头去看Erik,而后者已经牵来了他的坐骑,那是一匹世间罕有的神驹,黑色的皮毛像最为明亮的夏夜,灰色的鬃毛像随风流淌的轻烟。它和Erik一样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其中那股睥睨天下的傲气也和他的主人一模一样。


婚礼的最后,Erik会带着他的伴侣骑马回到他的草原,多斯拉克人一生中所有的重大时刻,都应当由天空来作证。


当Charles被Erik抱起放上马鞍的时候,他又想起了Azazel跟他说过的话,他的手指攥紧了马背上的缰绳,心中充满了无措的恐惧。




→ 不可描述←






TBC.


——————————————————————————————————————————————————————————————


阿灯要求的“不说人话”我办到了,下一章大概就要开始语言学习,顺便不可描述wwww

评论

热度(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