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EC】Have a Sweet Tooth

啦酱躲猫咪:

甜食嗜好者Erik/牙医Charles


日常小甜饼  一发完


 


清晨六点半,街上的行人还寥寥无几,旭日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微微冒出了橘黄的金边,驱散了空气中残余的寒意。零零散散有几只白鸽在公园的草地上逡巡,一只在清早溜达的柯基欢快地扑了过去,呼啦啦惊起一片白翼,在空气中扇动着翅膀四散开去。这是每日清晨固定上演的插曲,唤醒了这座城市尚有的朦胧睡意。


 


尽管时间还早,纽约曼哈顿西区一家远近闻名的蛋糕烘焙店已经开始了营业,推开粉刷着明黄色油漆的木头门,再掀起屋门口悬挂着的湖绿色条纹格帘,比起映入眼帘,能更早闻到的,是空气中醇厚的巧克力和奶油的香气。门口一旁的木条格架上,摆满了新鲜出炉的法式长棍、黑麦面包和全麦吐司;屋子中央则陈列着样式精致的蛋糕和甜点,从奶酪双塔一直到另一端的冰淇淋慕斯,桌上间隔点缀着新鲜摘下来的小雏菊,还微微沾着露水。Raven捧着刚从烤箱出来的蝴蝶酥摆上木架时,听到了门口传来的铃铛的叮咚声,有客人进来了。


 


对于进来的人,Raven并不陌生,因为每天第一位光顾的客人几乎都是他,而且他的打扮实在是过于奇特,他身高大约六英尺左右,身材高挑且挺拔,走起路来脚下生风,但无论穿着正式的西装还是日常的休闲服,他总会带着墨镜或口罩,也很少在挑选食物时说话,总是付了款后就径自离去。今日的他也依旧如此,Raven朝他笑了一笑,他点头致意表示回礼,随后便专注于挑选面前的甜点。


 


Erik在那些样式精美,散发着浓郁的黄油或是奶酪香气的糕点面前踌躇了一会儿,最终拿起了一个覆盆子水果挞和一份黄桃派。走出店外后,Erik左右观望了好一会儿,确定周围没有他认识的人之后,才快步走到车前坐了上去,摘下了脸上的口罩和墨镜,并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是的,我们的Erik lehnsherr先生,脸上并没有长麻子或者痱子,也没有对空气中的花粉过敏,更没有什么人跟踪在他身后要追杀他。他只是,只是不希望被认识的同事或朋友知道他嗜甜如命而已。


 


毕竟在所有认识Erik的人眼中,他是如此的一丝不苟和严谨苛刻,做事雷厉风行且老练果断,在总经理这个职位上,没有人可以做得比他更出色,既能在下属面前树立起足够的威信和形象,又能在交际场上游刃有余地处理各界人士的周旋。这样一个社会精英人士不迷恋豪车或名表,却对甜食情有独衷,对于旁人来说是很难以想象的事,也正是因为如此,Erik才不愿将他那特殊的癖好公之于众。


 


然而这两天,Erik也不得不面临他的喜好将要暴露的现实,因为甜食吃得太多,他的后槽牙从几天前就开始发疼,到了今天,他的腮帮子更是有半边都肿起来了,即使吃了消炎药也无济于事,Erik在车上解决掉他的水果挞和黄桃派之后,决定先到诊所去看一看他的牙齿,否则接下来的几天,他就别想好好工作了。


 


当然,他会选择离他的公司尽可能远的地方。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么?”


 


迈进这家位于东区的诊所时,Erik便受到了来自前台护士的热情接待,这是一家高级的私人牙医诊所,所有在此就诊的会员都能有独立配套的诊疗室,可以尽最大可能给客人营造舒适的环境,以及保护客人的隐私,这也是Erik会选择这里的原因。


 


“没有,我是第一次来这里。”


 


Erik正想让前台帮忙安排一位牙医,他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却恰巧看到从诊所里冒出了一颗棕色的脑袋,那是一个你一旦发现了,便很难转移开注意力的男人。他的个子不算高,眼睛正微微含笑,折出一个迷人的弧度。他和身旁在咨询的病人在不时说着些什么,脚尖还在地上打着圈儿,脸上的表情也丰富极了,时而咬咬下嘴唇,时而歪着头,看起来机灵又好动,若不是他的身上穿着白大褂,Erik绝对看不出他也是这儿的医生。


 


Erik心头一动,仿佛有人在他心房里淋了一匙蜂蜜,然后通过血液循环,将名为甜蜜的分子送到了他每根神经的末梢。


 


“请给我安排那边的医生。”


 


“噢,你是说Xavier教授吗,他很受病人欢迎,今天的预约已经满了,排号需要花一点时间。”护士小姐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试图暗示Erik,他可以选择其他的牙医。


 


Erik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头,他可不想在见到了这样一个合他心意的小医生后,还退而求其次地选择别人,正当他打算想办法好加个塞的时候,却正好对上了那个小牙医的视线。


 


真要命,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这是Erik看到Charles后的第一个想法。


 


Charles正给一名刚拔了牙的患者交待完注意事项,他的声音体贴而温柔,足以给对方恰到好处的抚慰。然而话音刚落,Charles便听到似乎有人在谈论他的名字,他转过身,正好与Erik打了个照面,然而Erik戴着墨镜,所以Charles无法看清他墨镜下玩味的、似乎在窥探猎物似的视线。Charles挑了挑眉毛,对他露出了个和善的微笑。


 


“这位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我的牙齿疼得厉害,也许你可以帮忙检查一下有什么问题。”


 


“我很乐意。”Charles到前台翻阅今日的预约记录,恰好发现他的下一位顾客昨晚取消了预定,Charles不介意让这位先生小小地插个队,毕竟他看上去是如此英俊,身形高大且盘骨紧实,在诊所门口站着便自成一道风景,仿佛他不是什么来看病的患者,而是一个等着被红唇献吻和闪光灯垂青的模特。


 


更重要的是,他的腮帮子确实有些肿,肿得Charles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强迫症的Charles恨不得用他的手术刀把他的脸削上一块,好让左右看起来对称一些。


 


他忍下了自己这荒谬的想法,示意Erik随自己往里走,安排他到诊疗室里躺下,“我的名字是Charles Xavier,你可以直接叫我Charles。”Charles走到一旁戴上口罩,清洗双手并开始准备消毒过的医疗械材,他的声音透过口罩后有些发闷,却也显得更有磁性,带上了那么一点缱绻的调子,听起来下一刻他就要开口唱上一支摇篮曲似的。


 


“请问您的名字是?”


 


“Erik Lehnsherr。”


 


“好的,Erik,”Charles喜欢直接称呼病人的名字,这更容易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牙疼的呢?”


 


“好几天了,只是今天疼得特别厉害。”


 


“拖着病不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Charles微不可闻地啧了一声,转身来到Erik身边,示意他张开自己的嘴,他的目光扫过Erik薄薄的嘴唇,和下巴上细密的棕色胡茬,Charles很少蓄胡子,他习惯把自己拾掇得干净整齐,然而此刻他却有些好奇,如果伸手摸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然而当Erik张开嘴后,Charles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开了。


 


“喔,Erik,我想你一定很喜欢吃甜食吧,看看你的牙齿,它们整个都被糖分给侵蚀了。”Charles向Erik投上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如果不知道的话,我还以为我在给一个三岁的小男孩看病呢,也许接下来我该让你的妈妈把你的糖果没收一下?”


 


在工作中脸皮比天还厚的Erik,此刻却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知道这是否算是被取笑了,谁都想要在自己有好感的人面前好好表现,而他第一次见面就让对方发现了这种不光彩的事情。


 


“我确实喜欢吃甜食,但并非没有节制,而且我也有按时刷牙,定期对我的牙齿进行护理,这是一个三岁孩子远远不及的。”


 


由于Charles坐得离Erik十分近,整个人都覆在Erik上方,再加上Charles还戴着口罩,这让Erik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他那有着纯粹的蓝的双眼上,他的眼皮褶很厚,叠搭在眼睛上方,勾勒出了微曲向下的惹人垂怜的弧线,睫毛浓密卷翘,夸张说来,可以停上一只欲飞的蝴蝶。Erik想,造物主是偏心的,他在这个男人身上倾注了过多的喜爱了。


 


“如果你真的有好好保护你的牙齿,你现在就不会躺在这里了。”


 


“我敢打赌你一定把刚才那句话对每个患者都说过一遍。”


 


Charles才不听他的辩解,用口镜和探针在Erik的龋齿周围仔细检查,顺便在脑中判断着各种补救方案,“总之,如果你不想情况变得更糟的话,就不要再过量摄入甜食了,这不但对你的牙齿不好,对身体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这可真是个坏消息,Erik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最不能拒绝的就是甜食了,也许让他戒烟还要更容易一些。


 


“那么我的牙齿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我先给你开一些消炎药,再帮你的牙齿做上一次清洁,这可以缓解你的牙疼,接下来你需要补牙,防止上面的龋洞继续扩大,材料的话,我想银汞合金会比较合适。”


 


Charles顿了一顿,随后补充到。


 


“当然,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摄取甜食了,如果你冥顽不改的话,下次你要去的恐怕就不是什么牙医诊所,而是减肥健身机构了。”


 


Erik简直要被这只伶牙俐齿又管得面面俱到的小医生折服了,他真想向Charles展示一下他引以为傲的腹肌和腰线,好让Charles知道他是在睁眼说瞎话。


 


“我以为牙医只需要专注于治疗就可以了。你们在考取资格执照的时候还要进行语言等级测试吗。”


 


“事实上,这正是我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之一,要知道你今天的名额可是我帮你插的队呢。”


 


Charles全盘接受了外界对他的认可,并大方自然地往自己身上引用,这让他看起来像一只得到了赞扬,就吭哧吭哧摇着尾巴蹲坐着的小狗,可爱得让人想要在他头上揉一揉。如此近的距离让Erik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他甚至忘记了牙疼,开始不自觉地去数Charles鼻梁上散布的零星雀斑。


 


“而且,预防也是治疗的一部分,你不想接下来的日子老是往诊所跑吧。”Charles眨了眨眼睛。


 


Erik才不是这样想的,他反倒觉得,能以这种方式经常见到Charles的话,他不介意他的牙齿再疼上一段时间。


 


 


“Charles,今天过得怎么样?我并不想这时候麻烦你,但是……”


 


“你每次有求于我的时候你都会这么说,你觉得这个开场白我听得还不够腻吗。”


 


Charles慢条斯理地把身上刚脱下来的白大褂挂好,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气定神闲地应付他那三天两头便要给自己找事做的妹妹。忙碌的一周总算是划下了尾声,然而日子总是一样地在无聊中重复,说起来,除了几天前那位爱吃甜食的Erik先生让他眼前一亮,其余事情都只是平凡日常中的无趣点缀罢了。


 


“好吧Charles,这可是你说的,下次要是我不跟你客套,你可别装作可怜兮兮的委屈样子,说我总是一开口就要你帮忙,却不知道关心关心你。”Raven对这位无理取闹的兄长简直没了脾气。


 


“也许下次我应该更加干脆一点你才不会调侃我,比如直接跟你说‘如果你明天不带着十二磅黄油和五袋泡打粉到我这儿来,你就死定了。’ ”


 


“那我就会直接把电话挂了,然后让你尝尝永远失去一个无偿佣工的机会。”


 


“拜托你Charles,你知道我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把采购清单告诉我吧,我待会下班后去超市看看。”


 


Charles嘴角上扬,笑着结束了这通电话,尽管他喜欢跟Raven扯点小嘴皮,然而他总是有求必应,Raven也深知这一点,只要撒个娇或是给他一个拥抱,就能让Charles心甘情愿地成为她的免费劳动力。


 


“起酥油和色拉油搞定,低筋面粉应该是在倒数第三排的货架上。小麦粉….小麦粉在哪儿来着?”


 


Charles嘴里喃喃自语着,朝他需要买东西的食品区走去。换上了日常的长袖衫和休闲裤之后,本就显得比同龄人小的Charles看上去又年轻了几分,棕色的微曲短发被他随意地捋在耳后,露出了光滑饱满的额头。他推着装满了食材的购物车在超市的人流中游刃有余地穿行,信步优雅,在一群进行周末疯狂采购的主妇们中显得格外瞩目,俨然一副居家男士的好形象。Charles漫不经心地扫过一排又一排的货架,时而目光在牛奶和乳酪中间流连,直到他的视线落到一个同样推着购物车的高大背影身上。


 


喔,也许他正巧赶上了一些不太妙的情况。Charles轻轻咬住了嘴唇,饶有兴味地舔了一下嘴角,看来这个周末不会结束得太无聊了。


 


 


确实如Charles所看到的那样,Erik此刻感到非常不妙,甚至可以说是糟透了。在结束了与Charles的初次会诊之后,他用顽强的毅力逼迫自己少吃甜食,为了彻底杜绝诱惑,他甚至选择上班绕远路,只为了避开那家他最喜爱的蛋糕店;此外,他还嚼起了无糖口香糖这种在以前让他嗤之以鼻的小零食,好代替那些糖分惊人的酒心巧克力和水果硬糖。Erik坚持了整整五个工作日,感觉整个生活都索然无味了,工作时候都变得暴躁了许多,如果不是回想起Charles那生动的面庞和佯装严厉实则可爱无比的认真口吻,他可能都撑不到今天。


 


所以今天路过超市时,Erik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停车的手,他已经忍了好几天了,在周末小小地犒劳自己应该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吧,而且Charles也不会知道他在私底下吃了什么。


 


就这样,全身心都放在Charles身上的Erik忘了对自己进行伪装,并在往购物车里疯狂装甜食的时候不幸碰上了隔壁部门的同事,更可恨的是,这名同行还是最为八卦和爱多管闲事的Emma。当Erik的目光和Emma对上的那一刻,Erik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戴墨镜和口罩,他甚至还穿着刚刚上班时的西装。Erik大感失策,此刻只想遁地三尺逃离现场,可是Emma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喔,Erik,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


 


“我也很意外。”Erik不自觉地攥紧了购物车的握栏。


 


“你是在进行周末采购吗,这可真不像你的风格,我还以为你不会对这种普通超市里的廉价食物感兴趣呢。”Emma优雅地抚了一把她刚做好的卷发,向Erik的购物车里瞥了一眼。


 


“天呐Erik,你居然买了那么多甜食,一点别的也没有,你是要买来喂哪个小甜心么?”


 


“我想这跟你没关系。”Erik面无表情地回应。


 


“我只是好奇罢了。”Emma妩媚地眨了眨眼,“要知道爱慕你的人太多了,如果你已经心有所属了,大家会伤透心的。”


 


“再说了,你总不会是买给自己吃的吧,黄桃派和Magneto,这个搭配真是奇妙极了。”


 


“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我先走了。”Erik不想多做纠缠,转身打算先行一步离开。


 


“我等会正要和部门的同事去聚餐,你不一起来么,反正你也是自己一个人。”Emma难得在工作场合外碰见Erik,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邀请他的机会。


 


“我当然不是…”Erik本能地想要反驳,却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确实是只身前来,这让他不免有些懊恼,他微啧了一声,打算找个什么借口打发Emma。


 


 


“Erik,你挑选好了吗,我想我们应该走了。”


 


Erik的心猛地颤动了一下,仿佛有人在他心里晃着一只小铃铛,叮咚脆响,他的灰绿色瞳孔不自觉地微微睁大,转身看向走过来的人。Charles是如此的自然熟稔,微笑回望着他,他穿着米黄色的绒布衬衫,衬着暖色盈盈的面庞,直叫人顷刻坠入他迷人的笑容中,Charles也推着一架购物车,上面放满了各样的食材,仿佛他们就是一对前来购物的普通情侣,买完东西后结伴回家。如同世间每一对平凡恋人一般顺其自然,理所应当。


 


 “真是太棒了,你挑的都是我喜欢吃的,这个柠檬味的瑞士卷我惦记好久了,刚才我还在担心你会不记得呢。”


 


Charles一直走到Erik的身旁,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亲昵地捏了一捏,随后看向对面的Emma,“Erik,你不给我介绍一下对面这位迷人的女士吗?”


 


“喔,对,这是我的同事Emma,Emma,这是Charles,我的…一个朋友。”


 


遇见Charles实属意外,Erik还没想好要怎么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然而Emma却把他的犹豫错当成了别的意思,她用暧昧的眼神在Charles和Erik之间逡巡,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荣幸。”Charles自然地伸出手与Emma握了一握,“如果Erik早告诉我他有一位这么美丽的同事,我一定不会到今天才认识你的。”


 


“我倒觉得是Erik不舍得让你出来见我们呢,他在生活中一定没有工作时那么严肃吧,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还不敢相信他会陪着别人逛超市呢。”


 


“他在工作中很苛刻吗?”Charles佯装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恰到好处的吃惊让他看上去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咪,可爱又略显俏皮,“他在生活中可不是这个样子,也许我回去后该好好说说他,他一定吓到你们了。”


 


“求之不得。”Emma果断与Charles结成了联盟,并顿时对面前这位英俊好看的男士涌起了好感,Emma与Charles道别,朝Erik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后转身离去,留下在原地气定神闲的Charles和神情微妙的Erik。


 


“Erik,我想有人需要给我一个解释。”Charles微微挑了挑眉,瞥了一眼塞得满满当当的购物车,“谨遵医嘱可不是说着玩的。”


 


“我很抱歉,毕竟我前几天连糖果都没有吃,今天稍微没忍住,但这总要慢慢来对不对,你不能指望我一下子就戒掉甜食,我需要一点时间。”Erik率先妥协了,他从购物车中拿出了Charles说的瑞士卷,“我今天就买这个而已,你可以答应吧。”


 


“好吧,”Charles也软下了口气,他本以为Erik还要跟他犟上几句来着。


 


“但我希望不会有下次了,如果今天没有碰见你的话,你一定会把它们全扫荡回家的。”


 


“说起来,我要感谢你帮我解了围,你是在关心我吗。”Erik嘴角泛起了一点笑意,他的眼睫垂下,带着点淡淡的情愫,平日总是面无表情的Erik此刻的眼神,可以称得上温柔,那视线裹Charles身上,竟也让他感到了几分厚重感。


 


刚才还理直气壮的Charles一下红了脸,落了下风,眼神也有些躲闪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本来只是打算在一旁看好戏而已,却情不自禁地上前充当起Erik的“朋友”了,从Emma的眼神中他也可以看出,Emma显然是误会了什么,而自己也没有说破,甚至还在为Emma的误解暗自窃喜。


 


“我…我只是作为医生在担心你而已,毕竟我要对自己的患者负责。”


 


Erik也不去戳破他的小心思,把话题转移到一边去,“你买的食材也太多了,这分量可以开一家蛋糕店了。”顺着话头,他自然地伸手去推Charles的购物车,让Charles跟在他身边走,这下他们看起来,就真的像是一对名副其实的情侣了。


 


“这是我妹妹Raven需要的食材,她开了一家蛋糕店,偶尔她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会帮忙进行采购。”


 


“蛋糕店?”


 


“喔Erik,别想了,你刚刚才答应我少吃甜食了的。”Charles一下就发现Erik的眼睛亮了,他笑着阻止了他。“不过我妹妹做的蛋糕确实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是的,我确实答应你了,但待会我也没有事情要做,我可以帮你一起把材料送过去。”


 


“这太麻烦你了。”Charles有些犹豫,他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有些不一样的气氛在发酵,但这会不会太快了一些。


 


“刚才你帮了我的忙,现在到我‘关心’你了。”


 


Erik的口气毋庸置疑,他在Charles的背后推了一把,暗示他再快一些,不然他们就要在结账时赶上家庭主妇们排起的长队了。


 


“你才不是关心我,你只是想知道我妹妹的蛋糕店在哪儿罢了。”Charles的口气竟有些酸溜溜的,听得Erik心里一软,Erik确实别有居心,他在想着如何从Charles的妹妹那里旁敲侧击,再多了解Charles一些,顺便在他妹妹那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打得一手好算盘的Erik在到了Raven那儿时就已经后悔了,他怎么就没想到要提前问一下蛋糕店的地址?平时让他倍感亲切和温暖的黄色小木门此刻成了遮掩他甜食嗜好的最后一道防线,还没等他想好要不要转身离开的时候,Raven就从屋里推开门扑向Charles了。


 


“你来得太是时候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谢谢你。”Raven热情地给了Charles一个拥抱,还险些把Charles给撞倒了,Charles也笑着回应了她。


 


“停止撒娇,Raven,你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我当然不是小孩子,我也就在你面前才这样而已。”Raven放开拉着Charles 的手,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一个人,他的身形高大,面容冷峻,侧脸的弧度让她想起刀削的山峰,Raven总觉得这个人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Charles,这是你的朋友吗?”


 


“喔,对,这是Erik,我们刚好在超市碰上了,他顺便帮忙把做蛋糕的材料送过来,我敢打赌你的手艺一定能俘获他的口味。”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Charles的妹妹Raven。”


 


看到自己没有被认出来,Erik松了一口气,放缓了神色,张口准备和Raven打招呼,还没说话,对面的Raven就睁大了眼睛,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嘿,我们认识对不对,你就是每天早上到我店里买蛋糕的人,这几天没有见到你来,我还在纳闷呢。”


 


Charles的眼神嗖的扫了过来,向Erik挑了挑眉,Raven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流动的奇妙气氛,还在为发现了早上第一个光顾的神秘顾客而兴奋不已。


 


“你能喜欢我店里的蛋糕我真的太高兴了,而且你经常来,买得也多,我还在想要不要送你几张打折券呢,我刚刚尝试着做了几个巧克力酒心蛋挞做新品,你要不要先试试看…那个,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你没有,Raven,只是以后你要失去这个顾客了,在我彻底治好他的牙之前。”


 


 


Charles俨然把Erik当成了自己人而不仅仅是一名普通的患者,在从Raven的店里离开后,Charles给Erik下了明确的禁令,不能再过量摄入高糖分的食物,并且每周都要来诊所进行复查,虽然Erik牙床上的龋齿已经被补好了,但Charles还想再观察一阵子他的状况。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Charles却发现,Erik跑来诊所的时间并没有因为牙齿的好转而减少,反而变得愈加频繁。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前天刚来过一趟吧,Erik,你这星期已经往这里跑了三次了。”


 


“我知道,我在路上买了两份冰淇淋蛋卷之后,才想起你不让我吃甜食,所以就带过来给你了。”Erik倚在诊疗室的门上,举起手中的包装袋,对着Charles露出了得逞的笑,“你说过要对你的患者负责的,Xavier先生。”


 


“这么说,前天的提拉米苏和大前天的红豆松饼也是你‘不小心’买的吗,”Charles开始后悔自己说过的话了,“你不知道护士们看到你来有多高兴,这意味她们又有下午茶可以吃了。”


 


“这么说来,她们应该感谢你,你知道我是为谁而来的。”


 


“我不知道。”Erik的追求是如此直接,Charles不敢正视他的眼睛,耳根却悄悄红了,他背过身去找给治疗时的器械和口腔镜,好遮掩一下他发热的脸庞。


 


“如果你肯答应和我去吃晚饭,我就不会天天在这里烦你了。”


 


“可我很忙,今天下午还有三个预约的患者,也许到傍晚也没法休息。”


 


“那我只好明天继续带两份水果挞来看你了,或者我自己把它们吃掉,如果没记错的话,我的公司下面新开了一家甜品店,我正打算晚餐时去把他们的新品尝一遍,反正我也没有约。”Erik很清楚地知道Charles的软肋在哪里。


 


果不其然,Charles投降了,他转回头看了Erik一眼,像一只抓肝挠肺想要去够笼外的葵花籽,却因为爪子太短不得不放弃的小仓鼠,脸上尽是无可奈何的表情,“好吧,我陪你去吃晚饭,只要你停止折磨你那脆弱的牙齿。”


 


Erik心满意足,“你忙完后打电话给我,我到时候来接你。”他上前轻轻搂了一下Charles,Charles看着瘦,手感却极好,Erik隔着白大褂都能捏到他腰上的软肉,怕痒的Charles在他怀里笑着躲了一会儿,随后正色抬头看着他。


 


“Erik,我是认真的,不要拿你的身体健康开玩笑,以后千万、绝对、一定不能再吃太多甜食了。”


 


Charles抬起头,小小地皱着眉心,诊疗室的日光灯在他蓝色的眼睛里折射出波光粼粼的神采,犹如午后阳光下的湖泊。Erik心里仿佛被投下了一颗小石子,泛起的涟漪久久不能消散。Charles明明在不好意思,却还是一本正经地教育Erik,像对待他的亲人一般认真自然,也许这就是最适合他们的关系,他们理应成为家人。Erik想,他爱上了Charles,在Charles填补自己口腔里那颗龋齿的同时,也把他心里空了一块的地方给填满了。


 


“当然,你可以说服我去做任何事。”


 


Erik的声音温柔得不像话,带着一点粘腻的尾音,好让Charles陷进去后,再也出不来。


 


 


事情就是如此顺其自然,从和Erik出去吃第一顿饭开始,Charles就知道,他们在一起是迟早的事,他的手刚好揽着自己的肩膀,自己一踮脚也足以吻上他的唇。Charles从小就擅长做一个哥哥,照顾和关心别人是他天生的长项,当他和Erik说起自己与Raven的童年往事时,Erik笑着回望他。


 


“你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哥哥,Charles,你把Raven照顾得很好。可你不必要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因为我已经做得非常优秀了。”


 


“你的意思是你也可以照顾我吗。”


 


“我的意思是,你不必在我面前表现完美,就如同Raven在你面前那样,你会因为她是Raven而义无反顾的爱她。”


 


“而我爱你也是如此,因为你是Charles。”


 


Charles笑了,仿佛他从自己心里抽出了一缕红色的丝线,在Erik手腕上系了一个温柔的看不见的结,有时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他的腿不受控制地想要奔跑,就好像有什么人在线的一端轻轻拽他,想要将自己圈到他的怀里去。他眼圈有些发红,赶紧转移开话题。


 


“对了,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牙齿比常人要多出几颗来着?当你第一次来诊所的时候,我首先记住的不是‘爱吃甜食的Erik’,而是‘牙齿很多的Erik’。”


 


Erik危险地挑了挑眉,看着面前这个狡黠的小医生。


 


“喔,是吗,也许你可以亲自来数一数。”


 


说完后,Erik就吻了上去,他的舌尖细细扫荡过Charles的每一颗牙齿,并回勾他的舌尖去做同样的事。有生以来,Erik第一次与所有普通的恋人们一样感同身受,不再觉得拥抱和亲吻是俗气的事情,煲电话到深更半夜是神经质的行为,时刻想要看着对方是矫情的表现。他甚至迫不及待想要和Charles把这些事情做过一遍,在同一个被窝里看书,逗他的咯吱窝好让他不自矜地发笑;在同一扇窗边下棋,输上两盘换一个小医生的志得意满;在同一张桌子上分享苹果派,听他又絮絮叨叨地说甜食吃太多不好。


 


每每想到这一切,Erik就情不自禁想要跑到他身边,离他更近一点。他不善言爱,他只是将自己心里的那些焦糖布丁、水果塔和樱桃派扔了出去,小心翼翼地清出了一块地方,好让Charles住进来。


 


 


从和Charles在一起的那天开始,Erik就戒掉甜食了。


 


因为,还有什么能甜得过Charles呢。


 


-----END-----


一个日常的清水小甜饼,大概一万字,每每想开中篇都发现梗没存够,写着写着就干脆变成短篇了><  但还是希望看到的你们会喜欢。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