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澄羡】花吐症 现代paro

手速八千喻文州:


魏无羡不知是怎么想的。总之他又一次嘴贱吓跑了来和江澄表白的妹子。大概这就是江澄至今还没有交到过女朋友的原因吧。


江澄冲魏无羡大发脾气,魏无羡本想像从前那样勾住他的肩膀耍宝,可他的手还没碰到江澄,便突然又缩了回来,捂住嘴巴。他感到胸腔还像被什么压迫着一样,喉咙也十分的不舒服,他开始剧烈地咳嗽。


江澄吓了一跳,也顾不得魏无羡刚吓跑了他未来女友,“喂!你没事吧!?”
魏无羡冲他摆摆手,“没...咳咳咳”刚想开口说话便又是一阵咳,魏无羡感觉好像要把肺叶都吐出来。
江澄忙把人带到椅子上坐下,帮忙拍背。结果发现魏无羡的手中捧着几片花瓣,“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拿花,快丢掉!”
“不是我咳咳...”魏无羡一句话还没说完便又是一阵剧烈的咳。随着咳声的平息,又是几片花瓣被他从口中吐出。


看着手中的花瓣,两人都傻了眼。






魏无羡每次说话都会吐出大量的花瓣,为了不吓到他人,江澄给班主任请了假,带着魏无羡回家。


“头疼不疼?”江澄一手端了杯热水,一手试了试魏无羡额头的温度。
“除了胸口闷咳咳,还咳嗽之外,没什么咳咳咳。”魏无羡躺在床上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得咳,还吐出了许多花瓣,连带着脸色也苍白了几分。
江澄从床头柜内取出一片安眠药,掰成两半后将热水和半片安眠药递给魏无羡,“睡会吧,先别说话了。”魏无羡乖乖接过了药片就着水咽下,闭上了眼睛。


江澄坐在床边看他。不一会,平稳而又绵长的呼吸声便传入他耳中。他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房间。






“花吐症?”江澄不解的冲电话那头发问,“这是什么?”
“嗯…有一些,不好说明。”


江澄和魏无羡的同班同学罗青阳听说了魏无羡的事,专程打电话来,“就是说,他大概是因为心中郁结之类的。如果他暗恋的人没有吻他的话,他会死的。”


谢过罗青阳后,江澄挂断了电话。他紧紧攥着自己的拳头,有些不知所措。
魏无羡原来有暗恋的人了么?会是谁?江澄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动不动坐在沙发上。只有时钟的滴滴答答诉说着时光的流逝。
再不找到他暗恋的人来……来帮他的话,他会死的。江澄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回到魏无羡的房间,坐在床边望着他稍显苍白的脸颊和轻轻颤抖的睫毛。


最后一束阳光也从房内消失了。夜晚降临,黑暗笼罩了大地。


可江澄并不打算去开灯,他只静静地注视着睡梦中的人。魏无羡睡觉喜欢将自己缩成一团,听说这种人极没有安全感。江澄抬手抚平了他紧皱的眉头。
魏无羡皮肤的触感让他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待他回过神时,手指已然按压在魏无羡没有血色的嘴唇上。


就像想象中的一样柔软。



江澄鬼使神差,低下头去。
窗外的灯光映入屋内,在墙壁上留下了两个交叠的身影。






“江澄,江澄,醒醒。”
第二日一大早醒来的魏无羡发现江澄倚在自己床边,看样子是守了一夜。
“江澄,我睡了一觉,嗯…好像不吐花瓣了。”看到江澄醒来,魏无羡忙说,“你昨天没给我吃啥药之类的吧。”
“嗯?嗯。”江澄刚醒来,脑内一片混沌。迷迷糊糊的应着。


却又忽然反应过来,魏无羡不吐花瓣了也就是说明…说明…江澄的脸刷的红了。


“谁…谁会没事给你吃什么药啊!你快起来吧我要去上学了。”忙摔门而出。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魏无羡呆呆的坐在床上。


“可今天周末啊。”

评论

热度(78)

  1. 骊歌手速八千喻文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