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澄羡】简函

从容一顾:

最近出了好多事,写点轻松的开心一下吧。
金凌视角,ooc到没边。


1.


公园前x年x月


没法讲了,想说脏话。
舅舅和舅舅,狗男男,辣眼睛。
为什么是舅舅和舅舅,应该是舅舅和舅妈。
仙子往旁边挪了挪,一副把中午我扔给他的骨头留给我一半的样子。
马德,我不吃狗粮。


我:“舅舅,你小心宠坏舅妈。”
他:“我没宠他。”
我:“是谁大早上给人留早饭的?”
他不回答我,脸色有点黑。


农奴翻身把歌唱,今天我就要揭露这对狗男男的罪恶行径,要是我被灭口了,仙子你就去咬魏无羡。


我:“是谁去请教我们莲花坞的厨娘学做莲藕排骨汤的?”
舅舅脸色黑的像个活死人一样。
说起这件事我气不打一处来,冷笑一声,虽然估计不太冷:“是谁学就算了,还拿我当试验品的?”


我不说话了,我舅舅开始转紫电了。
舅舅扬起了手。
舅舅准备揍我。
魏无羡拦住了他。


魏无羡笑眯眯的:“原来江澄你给我留早饭?”
江澄:“我没有。”
魏无羡:“你还去学做汤?”
江澄:“你闭嘴吧。”
魏无羡:“你那时候还跟我说拿我随便试试,原来你已经荼毒过金凌了。”


舅舅又准备打人了。
按照他们的套路,我随便劝了一下。
没想到他们顺杆子往下,还不打了。


……好生气哦,连微笑都不想保持的那种。


2.


公园前x年x月


今天去莲花坞,舅舅不让我带仙子。
我:“舅舅,你让我带吧。”
……这样我就不是唯一一条单身狗了。
江澄:“不行。”
我:“舅舅,这样魏无羡害怕的时候,你可以英雄救美。”
……呵呵。
江澄:“带吧。”
……呵呵。
一时语塞。


莲花坞最近天气热的厉害。
我:“好热。”
舅舅继续看书。
我:“舅舅,我好热啊!”
充耳不闻。
魏无羡:“江澄,好热啊!”
江澄:“我让人在冰窖里镇了西瓜。”
………江澄尼玛币。
魏无羡:“金凌,既然你这么热,你去拿吧。”
………魏婴尼玛币。


吃完西瓜,生无可恋。
好甜啊。
特别是魏无羡把舅舅的那瓣西瓜中间的瓜瓤咬掉。
舅舅一副很生气的表情但是什么实际行动都没采取。
哦,他说了句话。
“嘴巴擦一下,脏死了。”
很强。
真的很强。
我再也不想来莲花坞了。


3.


公园前x年x月


我又到莲花坞了。
我觉得我已经习惯了。
老子无所畏惧。


魏无羡过来找我:“金凌,我们去摸鱼吧!”
我:“舅舅知道吗?”
魏无羡:“不知道啊。”
我:“那算了,我不去了。”


虽然我很动摇。


魏无羡:“没事,这种事我和他以前干的多了,他不会说你的!我跟你说,以前去摸鱼的时候,他鱼抓不住人还掉下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表情凝重的看着他。
希望他能看出我的凝重。


魏无羡:“你怎么不笑?那我换个更好笑的给你说,有次我和他去偷鸡,他袖子被鸡爪子勾破然后自己弄断了,成了断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表情无奈的看着他。
希望他能看出我的无奈。


魏无羡:“你怎么还不笑?”


我表情怜悯的看着他。
希望他能看出我的怜悯。


他终于看出来了。


他抽了抽嘴角。


他转头。


他挥了挥手。


“江宗主,下午好啊哈哈。”
“你说完了?”


可怜。


4.


公园前x年x月


昨晚隔壁动静好大,可能他们打了一晚上的架,我不听听魏无羡求饶,一边求饶一边让舅舅用力点,猫饼。
昨晚都没睡好,不写了,我要去补眠。


等等,仙子,别把你的粮给我。
老子无所畏惧。
真的,再也,不想来莲花坞了。

评论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