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七九】不怜

木羽:

沈九醒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见。
眼前黑沉沉的一片,像是还留在那个可怖的地牢里,他只能瑟瑟发抖地等待着洛冰河的凌辱。
沈九嗤笑一声,他知道那样的情景再也不会发生了。


他用玄肃剑,自杀了。


死在玄肃剑下,也算是死的其所吧。他忆起最后洛冰河那不可置信又暴躁狂怒的表情,很想笑却没有笑出来。
他不过完成了自己的诺言而已。


七哥,小九不要你的承诺了。你有多远就滚多远吧,像你这种人,下辈子都不要和沈九有瓜葛了。


否则,沈九终究会害死你的。


沈九兀自想着,却发现自己站了起来。他低头一看,手脚俱在。他还完整。
于是他浑浑噩噩地向前走去,仿佛在追寻着什么不可得到的东西。


不知走了多久,忽然从远方飘来一个声音。
那声音虚无缥缈,沙哑淡沉:
“沈九。”
“汝滞留虚空,所求为何。”


沈九看不到声音所发之处,仰头答道:“沈某无所求。”


“果真?”那声音染上点点笑意,愈发临近:“吾可逆天改命。汝若无所求,何故迟迟不去,滞留于此。”


我有所求?我有什么好求的。贱命一条,害人害己。沈九想。


“阁下当真可逆天改命?”


“呵。”那道声音不答,沈九却听出了其中的嘲辱意味。


若是以往,沈九早就怒不可遏地抚袖离去,可他现在却无比平静,只道:“沈某只有一个愿望。”


“愿沈某所生之界,一切推倒重来。”


“哦?”那声音似乎有了点兴趣:“不无不可。只是代价几何?”


沈九垂眸一笑,温润如玉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发自真心的温软笑容,好似初春暖阳,让人动容:“沈某的一切,阁下尽可拿走。”


若能换得七哥一个好归宿,小九万死怎敢相辞。


那声音像是高高在上神灵,绕有兴趣地看脚边蝼蚁的挣扎:“哪怕吾抹去汝存在的痕迹,让汝永世不得超生,永生变成一缕孤魂,滞留虚空?”


沈九笑答道:“正乃沈某所求。”


没错,就是这样,岳清源,你下辈子,再也不会和沈九这种东西相遇了。


那声音也笑了起来:“如你所愿。”


混沌中重新恢复了平静。


沈九听着自己的呼吸声,良久,才坐下来,脑子里翻滚不休的记忆,从他第一次遇见七哥,到与七哥的最后一面。


幼年时的记忆,因为他的刻意遗忘而混乱不清,他早已不记得岳七年幼的模样。只记得他无奈的笑容,还有他不大却温暖的手掌。
沈九最擅长的,就是躲进女人的怀抱里寻求安慰,可他最明白,那些女人不过逢场作戏,唯一能让他躲进怀里去寻求安慰的,只有岳七一人。
可他不肯。


他宁愿看到岳七因为他出入烟花酒地而震惊失望的脸,也不愿把自己打开给岳七看,他怕岳七了解他的纠纠结结,明白他的恩恩怨怨。


他的七哥,是他唯一敢全心信任的烂好人,也是他最不能放心下的烂好人。


如果没有我,七哥应该会过得很好,很幸福。沈九想。


“可否给沈某看看新世界的岳清源?”沈九扬声道。
无人应答。混沌的虚空里连声音都没有。


疏忽,他的脚下出现了一面镜子。镜子里是苍穹山。沈九立马趴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看。在最高最陡峭的苍穹峰上,他的七哥,不,岳清源正在看文书。春意正好,鸟语稠啾,清雅俊逸的男人在树下专心致志地处理文书,一派悠然风光。


岳七看起来过得很好。沈九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


镜子开始缓缓消失,直至不见。沈九却还趴在地上,不断回想。


果然,没有了沈九这个人,岳清源会过得更好。


END


二刷渣反,依旧哭得汹涌。九妹真的太惹人心疼了。脑洞来源于评论的一句话。


“这个世界重启了,所有人都欢心鼓舞地迎来了新的结局,只有沈九,一个人被留在悲剧里,直至连存在过的痕迹都被抹去。”


渣反中结局最残酷的不是竹枝郎小天使,也不是苏夕颜姑娘,而是连重来的机会都没有的沈九。他的悔恨,他的万千心结尚未说出口,最后却连这个世界上唯一爱他的人都不会记得。


我的私设就是沈九用其全部换这个世界重启,可能会有小天使槽我沈九才没有那么傻白甜,不过为了岳七,他真的有可能这么做。


最后,古风我实在难以驾驭,渣文笔十分抱歉!七九好冷好冷啊TT高举七九大旗,自割腿肉也不怕!!


等我考完试我就试试开篇甜的中篇七九=q=

评论

热度(74)

  1. 骊歌木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