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蜉蝣〉序-下篇

水苑子:

七九重生,内含OOC、BUG和私设。里面七哥看过的景象可以从之前的〈护〉、〈错认〉两篇找到。






  一袭玄端的男子盘坐于灵犀洞一座府洞内,壁面满是刻痕与干涸血迹,身旁摆了一个小金炉,炉内焚香燃出白烟,他是已经卸下掌门之位的岳清源。苍穹山派的峰主们已经全数退位换人,而他最在乎的沈清秋,则是自数十年前的那次辞别,便是鲜少看到对方回到苍穹山派,留给他的是对方与弟子洛冰河一同踏遍各地时写来的书信。


  每一封,岳清源都收藏着。他盘坐修炼,早该沉淀静默的心,却总有一丝遗憾,因为他与清秋师弟,终究是渐行渐远。然而该高兴的是,他能见到沈清秋与洛冰河相处融洽,形影不离。那个从小总是让他担忧的沈九,终于能对一个人敞开心房……如此他也能够真正放心,专注修炼。


  深吸一口气,吐出闷在胸口已久的情绪。他知道自己以命入剑本来就是折损寿命,如今还想登天成仙几乎是不可能,岳清源却是不愿放弃,他已经舍了太多太多,最终只剩下一身的修为与玄肃才是他自己的。他知道自己已经闭关很久,离所想的境界只差一步,然而那一步却是格外地难以跨越。本该以为自己早已没有留恋,可是喉间突然涌出的一股腥甜让他原本闭阖的双眼睁开,一口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终究还是失败了。岳清源一点都不意外,体内的金丹与身旁的玄肃嗡鸣作响,好似最后的哀泣。他听到有弟子的脚步声赶到灵犀洞却是不敢再前进一步,深怕真会面对他的陨落。其实他对现在的自己已经感到满足,从毫不起眼的乞儿变成名门大派的掌门,又是离登仙境界最近的修真者。他明白这是常人也求不得的运,他却得到了,也失去了相对的。


  “小九……”


  岳清源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时候喊了这个名,尘封了数十载都不再喊出口的名,此时此刻仅仅两字嚼来苦涩难咽,“沈九”早该是他必须忘了,必须锁在心里埋葬的一切。他认识的那人已经不是沈九,而是沈清秋。


  可他仍然只想喊出那名字,哪怕是一张口便是咳出血。他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恐怕维持不了多久,修真登仙本来就是逆天而行,更何况像是他这种以命入剑之人,能够撑到今日全是天道庇佑。岳清源知道自己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知道自己终将离开人世,这是妄求登仙失败的下场,可是他不后悔。当他倒下之时,眼里只有见到在他身旁被点燃焚香的小金炉,也跟着倾倒,焚烧的香料洒了一地,混入了他的血。


  岳清源以为自己在死后便会消亡,他却看到在外头的弟子们冲进灵犀洞,抱着他的尸首痛哭失声。过了数日,他看到沈清秋与洛冰河也回到苍穹山派。沈清秋还是没有太多变化,依旧是记忆中那般温文儒雅,唯独暮雪白了头。岳清源见到平时闲散的沈清秋,此时容颜上强忍住恸哭,一手操办他的后事。突然之间,他真能够放下心来,他的师弟已经不需要他在旁守着,不需要在像过往要他收拾对方惹的祸。


  不,是从何时开始,他便不再为沈清秋操心?褪了肉身的他只是一缕幽魂,反而更能发现许多过往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岳清源对自己长久以来麻乱的思绪忽然变得清晰感到讶异。大概早在数十年前便有所改变,沈清秋在突然发作的那场高热之后,对于洛冰河越发善待,与其他峰主之间的相处也越是融洽,可是与他之间却是有着明显的疏离。


  岳清源本以为只是沈清秋改变了自我,就不曾多想太多。只是有时候他会在深夜里清醒,怀念着总是让他为难又惹事,但终究还会认他是七哥的沈九。如今他看了沈清秋一眼,在他眼里的沈清秋竟是如此陌生,举手投足间早已没了他记忆中的那些习惯。


  那真的是沈九吗?岳清源张了口,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他已经死了,就连他的魂魄也都即将消散于天地之间。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带着那些疑问而消失,却是没想到有道声音让他分了神。


  “岳七,你又是怎么想?”


  岳清源发现那声音喊的不是岳清源而是岳七。死去的他褪去了岳清源的身分,他还是原本的岳七,然而他仍然穿着那身玄端衣袍。他步出埋葬历代峰主之处,走到自己待了太久的穹顶殿,金炉依然焚香,却不是他用的那只小金炉,原本的已在方才随他的尸身一同入葬。


  那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问着,他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正当他打算说些什么时,忽然之间他看见眼前的景象全数更换。岳七看见另一个自己,颤抖着手打开了一只锦盒,里面放置一双修长柔韧的腿,另一边则有封血书被打开。然后听见其他峰主拦在他的面前,要他别去。说沈清秋会有现在的下场都是咎由自取。


  “不!”


  岳七明白自己只是旁观,却是忍不住地大喊拒绝,因为当他看到那双腿时,他便知道那是沈清秋的。他发现自己刹那间与那个岳清源叠合,他迈开步伐坚持离开,没有任何一位峰主拦得住他。腰侧的玄肃唤着他,那是对于性命即将走到尽头的阻扰。一手按住玄肃,那些属于他又有部分不属于他的记忆全数涌出。


  原来他始终亏欠着沈九,不论是这个他,或是原本的自己。独行的路上他流着泪,然而真正糊了他的视线却是自己的血。他赴了约却换不回沈九,瞧见洛冰河只是朝他瞥了一眼后便拾起他的玄肃离去。岳七趴在地上,伸着手想要前行,却是无法动弹,眼里更是看不到任何去路。


  身子的剧痛夺去他最后的意识,待他再度清醒时,他的怀里抱着沈九,是孩子的沈九,可是他没有办法制止后续的一切,他再一次让沈九被送入秋府,他也再一次……迟了。沈九的双眼有着对他的憎恨,岳七知道后来的他用尽所有去弥补,但是依旧弥补不了他曾经的过错。


  忘了自己的初衷,忘了自己的承诺,为了大义而舍了真正该守护的人。双膝格外沉重,让他跪在地,方才所见的景象全数消失。他还在穹顶殿,还是一缕幽魂,岳七喃喃地道:“为何会如此……”


  他知道是幻境,却是让他痛不欲生,之前的声音更是不停纠缠他,甚至让他又看到新的景象。岳七站起了身,他在沈清秋的竹舍里,并且看见还是他记忆中的沈清秋,淋了一身的雨湿了衣裳,脸上的神情则是让他感到不解。他见到对方从床头取了一颗药丸,只是一眼他便认得那颗药丸,还记得那年沈清秋炼出这颗药丸时,曾经以着恶毒语气对他说:


  ‘岳师兄,你别忘了你欠我的,倘若我命在旦夕,你可要以命换命。’


  当时他以为对方在说笑,哪有什么真有以命换命的方式,可是眼前的一切让他相信了。沈清秋将药丸融入茶水,朝着穹顶峰的方向举了一会后便饮入,岳七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痛苦不已,最后倒在床上咽了气,而那一声声的“岳清源”,以及最后的“岳七”,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小九──”


  岳七惶恐地呐喊并且走朝床榻上的那人走去,指尖刚要触上沈清秋时,所有的一切又消失,他也不再是停留在穹顶殿,而是在自己的主屋里处理峰里事务。他还来不及抹去已经流出的泪,只能飞快地回想那时候的自己做了什么,然而一无所获,直到外头飘进与他同是一缕魂魄的沈清秋,才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看见沈清秋笑得苦涩,张开双臂想要抱他却是落空,并且在他穿过的刹那间烟消云散,而那轻声道出的“七哥”二字,更是让岳七来不及反应,只能再一次地见到沈清秋从他的面前消失。岳七被这些画面弄得快要崩溃,因为他将所有的一切全部串起,也终于知道自己耗尽大半人生守着那人不是沈九,可笑的是他还自欺欺人,甚至还曾怀念过以前的沈九。


  愚蠢,太过愚蠢。


  “小九……小九……”


  他喃喃地道着过往的亲昵称呼,两回人生,到头来他还是没有护住沈九,是他对不起沈九。他本该远离沈九,如此一来对方就不会遇到这些事情,可是他却仍然待在沈九身旁,让沈九再次对他付出一生一次的义气。自始自终他都没能回报对方,不论是惨死的那回,或是止于登仙的这回,他还是没有还尽,因为沈九早就死了。


  一直烦扰他的声音突然不再提问,而是轻声地道:‘你已经明白一切始末,你所在乎的那人即将进入轮回,你也该走进自己的轮回。’


  “他会过得如何?”


  面对突如其来的话语,岳七只在乎沈九会有什么样的人生,但是他听见那声音毫不在乎地道:‘沈九?他罪行过重,再次轮回也不过是重来一遍,这一回你可别想再护他。’


  “不可能!告诉我,要怎么再与小九相遇──”


  ‘岳七!你该偿还的都还尽,这一回的你早就有登仙的资格,纵使这次失败,你只要重新再来过就能够顺利羽化成仙,何必为了区区沈九而自毁前途!’


  那声音有着斥责,好似不明白岳七这样一个道者,不是该喜悦重新来过的人生必定会列入仙位,怎么还想与沈九牵扯。只见岳七面露哀凄却是语气坚定地道:“没有小九,就不会有我。”


   ‘痴人,痴人!罢了,就给你一次机缘,拿你的所有来换!’


  还不等岳七的回应,那声音便消失,岳七则是见到自己的魂魄逐渐消散,意识也变得混沌。


  他感觉自己沉眠了好久好久,直到一股亮光让他清醒,一睁眼他便看见沈九站在他面前。


  “好你个岳七,还睡!”


  稚嫩的声音让岳七连忙爬起身,将自己稍微打理一下便跟着对方走去了大街。坐在熟悉的位置,他的怀里抱着沈九,开始了一天的乞讨。岳七看见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化,清醒前的那些记忆好似他的梦,然而有句话却是一直存留在他心中。


  ‘为何而来,所求何事,遵从本心,循尔之道。’


  这一次,七哥绝不再负你,小九。



评论

热度(74)

  1. 骊歌水苑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