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从开始到现在(一发完)

明溪:

N刷狼三预告的产物。狼叔的视角来看EC/LC/微微HC


如果单论爱情而言,个人觉得还是EC。但是如果小伙伴们不能接受,就不要勉强看了哦。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1962年。


    他坐在那个有些冷清的酒吧里,抽着雪茄,一如既往地孤独。


    直到那个命运般的声音从右后方响起——“我是Charles Xavier。”


他自动过滤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只是怔怔地看向那个褐发蓝眸的人——他年轻,又好看,声音里都带着独一无二的俏皮。


两辈子加起来已经有将近一百五十年那样久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年的Charles Xavier。


在梦里,他没有说出当年对他说的话,只是深深地看着他,仿佛多看一眼,就能多留他一眼。


最后,他笑了,放下酒杯和雪茄,“我跟你走,Charles,不论去哪儿。带我走。”


 


Logan睁开了眼睛。


天还没亮,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很久都没有做过梦了,这一场梦遥远而奇特,Logan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得生疼,于是便坐起身来,点了一根烟。烟雾缭绕在屋里,让他想起那个人禁止在房间里抽烟的规定,于是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月光透了进来,他坐到了地上。


他又想起了1973年的他。命运在那一年被翻转,他在时空交错的瞬息里,见到了那个时空的Charles Xavier。他们改变了未来,改变了覆灭的结局,也改变了他。


那一年的Charles Xavier完全打破了他心里的那个长者形象。他第一次清清楚楚地明白,Charles原来不是个完全的智者或圣人。他有血有肉,有爱有恨。那个邋邋遢遢,蓄着胡子,醉着酒的年轻教授,却出乎意料地,没让自己对他的忠诚与信仰减少一分一毫。


可是他还是改变了自己——Logan对着虚空笑了——那一年,他爱上了他,他爱上了Charles Xavier,他的导师,他的信仰。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


Logan想,他比谁都明白Charles Xavier这一生唯一的爱情给了谁。纵观Charles的一生,他其实爱过很多人。他曾如兄长般宠爱过Raven,如慈父般疼爱过他的学生,也如挚友般为他的朋友们付出一切。然而,从他几十年前从大海里救下一个人之后,他的爱情,就再没能给予其他人。


他因此而恨着万磁王。在他爱上Charles之前,他从来都不曾恨过Erik Lehnsherr——原来爱真的会滋生嫉妒,Logan想。他恨Lehnsherr让Charles一生都不能再行走,也恨Lehnsherr不论做错了多少事,却始终在Charles心里占据最独一无二的位置。可是不论他多恨,他都不能伤害Lehnsherr一分一毫,因为他知道那会让Charles难过。


这也是为什么几十年来每次Lehnsherr带着兄弟会惹起事端,他都会主动请缨,其他人都以为他只是锲而不舍地想要打败自己“天生的克星”,他也一直骗自己,骗得自己都差点信了。


直到那次,他被Lehnsherr用钢筋在身体里面穿了个遍,Charles帮他处理的时候红了眼。


“嘿,Chuck。”他小心翼翼看着Charles,“你知道这些伤口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对吧?”


Charles的手指在他伤口上轻轻滑过,有点痒,“停下吧,Logan,别再这么做了。下次我会让Scott去。”


“千万别。”他笑着,“我还得打败万磁王呢,可不能做他一辈子的手下败将。”


Charles闭了下眼睛,“我不用读你,Logan,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必为我——不管怎样,下次我会让Scott去。”


他也严肃了起来,“Chuck,你没有必要为我担心什么,你知道根本没有人杀得了我。别让Scott去,他出手没轻没重的——”


“那就没轻没重。”Charles打断了他。


他叹了口气,“你不是真这样想的,Chuck。说真的,被万磁王打这么多次了,我也不在乎了。”


那天Charles沉默了很久,久到Logan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他才又开口——“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在乎?”


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去对战过Lehnsherr。他想,也许就为了那一句“在乎”。但是他仍然对Scott千叮咛万嘱咐,Scott听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真不知道你和教授,到底谁更傻一点。”


他想,更傻的一定是他,因为Charles,是那样一个智慧的人。


 


恨Lehnsherr的其实不止他一个,Hank也许比他还要恨。那天他在看Charles教新来的一个学生怎么控制能力的时候,Hank走了过来,问他:“你说,Charles如果当年没救下Erik,他现在得过的多快乐。”


他想了想,回答:“也许很快乐,也许一点儿都不快乐。”


Hank深深看了他一眼,摇着头走开了。


 


他们谁也没想到,那是直到Hank死之前,他们最后的交谈。


那个炸弹炸开的时候,他尽力推开了小淘气,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来不及躲避的野兽血肉横飞地倒在地上。他飞速冲过去,大声喊着Kurt的名字,却只看到蓝色的瞬移者已然自顾不暇。


Hank制止了他的继续呼救,“听着Logan——”他深深吸气,鲜血却还是止不住从身体各个部位喷涌而出,“告诉Charles,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他离不开你。”Logan颤抖地想要帮他止血,却最终不得不承认这已然是杯水车薪。


野兽慢慢褪去蓝色的毛发,露出一张略显沧桑,却依旧温和沉静的面容,他笑了笑,抓住了Logan的胳膊,那样用力,“那就帮我照顾好他。”


那是Hank留在这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最后一句嘱托。没有人敢去告诉心灵感应者Hank的死讯,然而Charles就那样知道了。Charles在自己的书房里整整待了一天,不吃不喝,不声不响。


傍晚时分Logan端着饭菜进去的时候,他就那样笔直地坐着,看向窗外。


“Charles,吃点东西吧。”


Charles转过身来,却仿佛老了十岁,“谢谢你,Logan。先放在那里吧,我没有胃口。”


“Chuck。”Logan走了过去,将他的轮椅到放着饭菜的桌前,“你得吃点东西,你不是年轻的小伙子了。”


Charles仿佛笑了一下,拿起刀叉,刚刚叉起饭菜却又叹着气放下。他用手捂住眼睛,“Hank。”他说,“我的朋友,他是我这一生陪伴我最久的人。”


Logan把脸移开,不忍看那双蓝色眼眸里流出的泪光。


“Hank其实也不完全同意我的主张,但是他却从未离开——他本值得更好的生活。”


Logan蹲下身来,叹息着,“相信我,Charles,这就是对他而言,最好的生活——至少是他最想要的生活。”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Charles为了一个人的失去而悲伤至此,他有些害怕,因为他知道,这只会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当那一个阳光还算明媚的午后,兄弟会的人出现在学校的时候,他的右眼皮跳得厉害。而当他推着Charles走进吉诺莎,停在Erik房门前的时候,他心慌地说不出话。


Charles却出乎意料地冷静,“Logan,让我跟这位老朋友单独说说话吧。”


Logan从来不知道万磁王临终前到底说了什么,当Charles在夕阳余晖下自己摇着轮椅出来的时候,他的神情是一种遥远的宁静。


那天傍晚,Charles自己摇着轮椅在走了很久,最终停在了一个山坡上。晚风有些微凉,Logan脱下自己的皮夹克给他披在腿上。


“Erik为变种人奉献了一生。”很久很久,Charles才开口,晚风将他的眼睛吹得张不开,“如果几十年几百年之后,我们的同类可以真正融入这个社会,得到一切平等与尊重,我想,我们每个人都不应当忘了他。”


他顿了顿,“Erik也许做了很多偏激的事情。他失去了那么多,也牺牲了那么多。可是对于我来说,他从未,做错过什么。”


那一瞬间,Logan了然了。那个毁天灭地的万磁王,在掌控生死间令多少人为之恐惧,然而在他一生的对手眼里,他却从未做错过什么。因为在Charles眼里的万磁王,从来都是脱下了冷酷躯壳的Erik Lehnsherr,无论经过多少年,他们两个人的灵魂都是赤裸相对的。只有Charles才能透过Erik层层的伪装,直触他依旧闪烁人性的灵魂,而Erik也只允许Charles成为照亮他黑暗生命里那唯一的光亮,拥抱抚慰他孤寂的灵魂。


他们两个已然分离了太久,却又从来不曾真正离开过对方。这种紧密,终其一生,Charles Xavier都不会再给予任何人。


然而当Erik离开人世的时候,他却一滴眼泪都没掉。


Logan想,也许这一份爱在Charles心里埋藏地太久,太深,早已失去了痛觉。也许这一份羁绊太深,死亡都无法分离。


只是那一夜, Charles一夜未睡,清晨第一缕阳光落到了他一个人下了一晚的棋局,黑白交错的棋子——就像他们两个人的一生。


 


Logan手边的烟抽完了,月光透了进来,他像是一匹寂寞的孤狼。


 


早上Logan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在地板上就睡着了。快速地洗漱后,他去厨房端了点早餐,准备给Charles送去。


Jean把他拦了下来,欲言又止。


Logan心里“咯噔”了一下,声音干涩,“我知道了。”


 


他努力轻快地将早餐端进Charles的房间,“Chuck,吃早饭了。”


已经垂暮的教授咳嗽了两声,艰难地开口:“Logan,我想出去走走,推我出去走走可以吗?”


Logan别过脸去,一颗心狠狠地坠了下去,“好。”他说。


他走到床边,将已经枯瘦如柴的老人抱起,老人在他臂弯中脆弱如孩童,他却舍不得撒手。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轮椅,Logan只是将老人抱得更紧,“让我抱你出去,好吗?”


Charles没有拒绝他。


Logan抱着他,每一步都像最后一步,他仿佛走了很久,又仿佛只走了一瞬。


Charles最喜欢的那棵树已经慢慢地重新长大,Logan抱着他坐到了树下。


Charles的心情很好,脸色有慢慢有了几分血色,“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棵树了,”他开口,声音欢快,“噢,我是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别嫌我啰嗦,Logan。”


“永不。”他说。


“这棵树总让我想到Raven,想到我们小时候的那些日子。”Charles慢慢回忆,“也让我想到Scott和Alex——他们兄弟两个完全不一样。”


“还有Jean。”提到这个名字,Charles总是那么自豪,“你说过她在另一时空里失控,但你看,现在的她多么优秀而美丽。”


“那是你的功劳,教授。”Logan挪了一个让Charles更舒服的姿势拥抱着他。


“孩子们都长大了,都成为了出色的人,成为了更好的人。”Charles望向不远处正在练习能力的新学生,其实他的视力已经很模糊了,却还是执着地望向那个方向,“我真希望,Hank能和我一起看到这些。”


“是啊,”Logan说,“我挺想他的。”


“我也是。”Charles说,“不过我想,我很快就会在另一个世界见到他了。你还不行,你还得等很久,很久很久。”


“那你也再等等,好不好。”Logan侧过头,不让Charles看到他已经湿润的眼眶,“再陪我等等,Chuck。”


“我没有时间了,Logan。”Charles转过头来,看着哭泣的金刚狼,叹息,“我没有时间了。我昨晚梦见了Alex,Hank,还有——还有Erik。我想这预示着什么。”


“你在梦里揍了他没有?”Logan努力使自己听起来不那么悲切,“有没有给Lehnsherr一拳?”


“哈哈,没有。”Charles笑了,“我们下了一盘棋,然后在壁炉旁读书来着——反正是一些消磨时光毫无意义的事情。Erik,Erik他看上去还蛮年轻的,不像我都老成这个样子了。”


Logan不自觉地收紧了拥住他的手臂,Charels唇齿间吐出那个名字时依旧带着岁月也无法掩盖的温柔与缠绵。那是永远都独属于那个人的,他争不得,也得不到。


然后Charles不说话了,他的呼吸慢慢慢了下去。Logan的心朝着无底的深渊狠狠沉了下去,他轻声唤:“Charles,你在想什么?”


Charles缓缓睁开眼睛,努力地看向他,眼睛对焦已经很难,他却还是那样认真地看他,“我在想你,Logan。”


Logan突然感到巨大的悲伤一瞬间袭来,刹那间就已经泪流满面。


老人颤抖地手为他轻柔地擦着眼泪。“谢谢你,Logan。谢谢你陪我到最后,也幸好是你。”


“别离开我。Charles。永远别。”他哭泣着求他。


“我没有时间了, Logan。”Charles更加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庞,“可你还有。Logan,把我们所信仰的,所坚持的,所追求的继续下去,好吗?”


“好。”他流着泪点头。


“答应我,拥有希望,拥有更好的生活。”


“我答应你。”


Charles笑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停顿了一下,仿佛有些羞涩,“哪天你又穿越回了过去,穿越回了更早的时间,比如说1962年,早点跟我走,好吗?”


Logan已然泣不成声,他说:“好,Chuck。你说的一千件事,一万件事,我都答应你,都好。我早点跟你走,不用你来找我,我自己过来,就守在学校门口,我跟你走。”


老人努力身后摸了摸他的头发,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慢慢地,慢慢地垂下了手。


 


“教授?”Logan抱着他,无能为力。


他想起了无数次自己路过他上课的教室,看着长者耐心细腻地讲解着《永恒之王》。他想时间停在那里,停在那一瞬间的满足。


“Charles?”Logan亲吻着他额头,却没法再换来他的任何一声回应,泪如雨下。


他想起了1973年,他说“Read me”时,脆弱却也无比强大的心灵感应者将手指抵上自己的额角,刹那间他觉得从未有过的安逸与包容。他想留住那一刻的美丽。


“Chuck?”Logan依旧紧紧抱住他,却永远也无法唤醒他了。


他想起1962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他想追上他,告诉他:“我跟你走。”


 


Logan失声痛哭,仿佛一匹无家可归的孤狼。


 



评论

热度(58)

  1. 骊歌明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