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狼教授】生活总会有些意外发生

废病:

1.


一个陷入深度睡眠的教授可称“完美”,看他紧闭着的双眼,微微皱起的眉毛,平和的呼吸,红红的嘴唇……


“我说,你们拍够了没?”汉克很冷静地问他的学生们。


“没够,请教授在我把每张照片PS上不同的服装之前,千万不要醒过来。”


 


2.


“我猜教授只是在午睡。”亚历克斯说,他们在教授的床边围作一团,在以各种匪夷所思的姿势拍了各种大耻度照片之后,这些学生们终于想起了最该着急的事:


教授始终昏迷不醒。


“延续十个小时之久的午睡?”斯科特反驳他的兄弟。


“你知道,教授用脑过度,所以需要更长的休息时间……大概如此。”


无视后者的狡辩,琴小心翼翼地提供了一个观点:“也许教授被某个强大的强能力者控制住了……”


“也许还是万磁王的人!”牌皇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说:“好了,我们不要再讨论了,去乘飞行器直接杀到万磁王面前,让他把教授放回来吧。”


“……谁还记得万磁王被我们揍了一顿?现在还在监狱里?”


 


3.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谁知道罗根在哪?”


“谁要去找找罗根?”


“为什么要去找金刚狼?”斯科特反对。


“我在想破解诅咒的方法,也许可能是一个真爱之吻。”


“‘真爱’和‘金刚狼’这两个词之间有什么关系?”斯科特反对。


“哦,是啊,说不定教授的真爱是那个被我们揍了一顿,现在还在监狱里的……”


“走吧,我们去找罗根。”斯科特不反对了。


 


4.


“我得说,这种想法非常愚蠢。”在去寻找罗根的路上,斯科特说:“你们想想看,这根本不科学,睡美人只不过是个童话故事,它不是真的,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科学研究能够表明:亲吻有助于大脑清醒。”


“我支持你关于科学依据的说法。”汉克说:“但是我要补充,在认识你,看在见你用你的眼睛发出镭射切碎蛋糕之前,我也以为‘从眼睛里射出光线’这种事是个童话。”


亚历克斯竖起大拇指向后指了指斯科特,然后对琴说:“所以,琴,你现在可以吻他了,因为他实在是太清醒了。”


 


5.


“很显然,我们寄托希望的‘王子’也根本不清醒。”小淘气抱着双臂,看着罗根一片狼藉的房间,房间的主人正憋屈地塞在座椅里呼呼大睡,全身散发着酒精和雪茄浓烈的味道。


“什么情况?罗根也睡着了?”琴皱起眉:“现在我可有点纳闷了,这里有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睡。”


“有趣,而之前我们居然还在想让这一个去亲吻另一个。”


“呃,不要说出来。”


“没人真的那么想。”


“我们才没那么想过,你真是太恶心了。”


“闭上嘴吧,亚历克斯。”


“难道她们之前不是那么想的?”亚历克斯纳闷地问男孩子们。


“闭上嘴吧。”男孩子们同样回答。


 


6.


搬动金刚狼可不容易。


搬动一个金刚狼意味着他们要试图搬动一堆骨头,血肉,皮肤,胡须,毛发,加上一大块艾德曼金属。


“你们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


当他们试了无数种方法可罗根就是躺在椅子里纹丝不动后,暴风女放下手气愤地说:“为什么没人想到把查尔斯搬过来?!”


“也许我们潜意识里怀疑这个房间里的气味会对他的大脑有害。”汉克面无表情地回答。


 


7.


罗根猛地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他睡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孩子们,语气如往常一般生硬:“你们在干什么?”


斯科特松开手指责他:“我们没想到你居然醒着。”


“我们很高兴你居然醒着。”琴补充,并且曲起手臂向后捅了斯科特一下。


“什么意思?”罗根皱起眉。


学生们挤作一团,你推我我攮你,就是说不出一句话,作为这里为数不多的成年人,汉克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我记得,你还没有参加过泽维尔学院的入学考试。”


在罗根挑起眉并提出疑问前,亚历克斯补充:“不错,我们都参加过入学考试,斯科特还损坏了教授最喜欢的一棵树,但是我们都通过了——只剩下你。”


“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四个多月,你们却告诉我,我还欠下一门考试?”罗根毫无波动,甚至很想发怒。


 


8.


“把一个陷入重度沉睡的教授唤醒,这就是你的考试内容。”汉克刻意地压低了声音,好像他稍微大声一点就真的能把查尔斯吵醒一样。


“注意事项有很多,你不能打他,不能伤害他,不能用粗暴的方式推他,不能对他口出狂言……你要用你能想到的最温和,最有爱心的方式叫醒他……”暴风女徐徐善诱。


“对的,最好是用嘴,只用嘴……舌头……呼吸之类的,你要有耐心,细心……”


为了不让她们的话语出现破绽,小淘气忙不迭地补充:“当然啦,这些注意事项是因为我们要对你的耐心进行一场测试——泽维尔学院的教训是:缺什么,就考什么。”


“说真的,她们可以更直接一点,告诉罗根,这场考试的内容就是尽情发挥他漫长人生中点亮的接吻技能,直到教授缺氧昏迷或者忍无可忍地睁开眼睛。”牌皇对亚历克斯窃窃私语,并且戳了戳斯科特:“你干嘛闭着眼睛?”


“因为我不知道哪一个结局更让我觉得恐怖,是‘罗根一吻之后教授没有醒来’还是‘罗根一吻之后教授睁开了眼睛’。”斯科特死命地闭着眼睛说。



9.


罗根坐在查尔斯的床边,皱着眉头:“他演得真不错,看上去就像真的在沉睡一样。”


汉克发出了一声仿佛脖子被捏住的干笑,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薄荷糖:“所以,认真的,在你动……嘴之前,要来一颗吗?罗根。”


罗根站起来,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后,警惕地看着他们:“所以,你们都要在这里看着?”


“以防你作弊。”牌皇嘴快地说,被小淘气瞪了一眼后,他改口:“开玩笑的,我是说,我们很期待结果。”


“我劝你们不要笑,否则我会伸爪子的。”罗根凶神恶煞地说。


“我们不会笑的。”


“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实在太多虑了。”


“罗根,不要担心,我们是同伴,非常正常而富有正义感的同伴,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消灭偏见。”


“看看斯科特严肃认真的表情,他怎么会笑呢?”


罗根站在床边,深呼吸一次。


所有人瞪大眼睛看着他,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们甚至互相握住了双手。


 


10.


当第一个颤抖的高音从罗根的嘴巴里唱出来的时候,因为冲击力过大,所有人的大脑产生了片刻的死机。


牌皇和亚历克斯第一批投降了,接着是汉克,斯科特很勇敢地待在原地陪着琴,直到姑娘们同样宣告投降,并冲出了屋子。


“他到底在唱什么?”小淘气崩溃地说:“你们听清楚了吗?”


“可能是Lei it go !”暴风女脸色苍白。


“我发誓是地狱颂!”斯科特反驳。


“我保证,他唱的所有歌曲都可以改名叫做‘悲惨世界’!”亚历克斯捂着耳朵。


“上帝啊,我们把查尔斯忘在房间里了!”汉克绝望地惨叫。


他们捂着耳朵,无助地靠在墙边,试图抵挡这种杀伤力,同时无望地体会着自己的渺小和“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11.


歌声中断了,片刻的安静之后,一个人影突然冲出来,在门上留下了一个大洞,他撞破了玻璃,跳进了城堡下的池塘里。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呃,那是教授?”斯克特小心翼翼地问。


“不,呆瓜,那是罗根!”牌皇说。


他们回过头,泽维尔学院的校长,X教授,查尔斯打开了已经破碎的门,眼神复杂地看着窗口,然后他看了看所有人,清了清嗓子,和蔼地说:“同学们,很抱歉,这是个非常,非常离谱的意外,但是不要惊慌,我相信你们一定不会在我睡觉的时候制造噪音。”


“怎么会呢,教授。”


“我们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教授。”


“我们阻止过罗根,但是……”


“哦,没错,我们劝过他了。我们是正常而严肃的同伴。”


“如果斯科特当时看见了,他是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


“很好。”查尔斯满意地点了点头:“在罗根洗完澡之前,你们谁想要一块蛋糕?”


 


12.


当查尔斯睁开眼睛时,看见了谨慎地挪开嘴唇的罗根。


查尔斯的目光有那么一瞬间地凝滞,然后,他微弱地说:“我希望你没有当着孩子们的面吻我。”


“没有。”罗根耸了耸肩膀:“我想办法把他们赶出去了。”


“很好。”查尔斯伸出两根手指抵着自己的太阳穴:“现在,轮到你了。”


“嘿,这可不公平。我救了你!”


“这公平极了,你也吻了我。”


“孩子们说这是一场入学考试,所以我还通过了一场入学考试。”


“好吧,欢迎来到泽维尔学院。”查尔斯说,然后把罗根脑进了池塘里。


 


 




 


 


Fin.

评论

热度(198)

  1. 李峪文废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