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澄羡】梦忘

狐九黎:


魏无羡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受伤了,不过就算是记得,他也不会在意。


这人嘛,能混一天是一天。


魏无羡坐在床上,望着棚上的房梁百无聊赖的想着。


阴沉的天,屋外下着雨,噼里啪啦的砸在瓦檐上。不好听,魏无羡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雨天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冲洗掉空气中徘徊不散的血腥味。


风从有些旧了的窗棂缝隙间溜进屋内,带来的不止是雨中湿润的气息,还有那股子清香的莲藕味和经过炖煮发出浓郁的勾出人肚子里的馋虫的肉香味。


魏无羡连忙循着香气抽了抽鼻子,想从床铺上爬起来,寻找到那味道的源头。


“公子,别起来。”温宁推开门便看到魏无羡在床上扭来扭去的样子,连忙把手中的碗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过去扶着魏无羡让他好好坐着。


随着魏无羡这么一动,紧紧包住他伤口出的白布渗出了鲜血,惨绿色的药膏也是混杂着拧成了一片,红红绿绿一眼望去,煞是可怜。


温宁看了一眼,他家公子黑色的袍子被强行拔下,只穿着白色的里衣,露出了半个膀子还被包起来了一大片,皮肉上还有刚处理好的小口子,五颜六色更是可怜。


叹息着,温宁拿出药按着魏无羡重新包扎起来。


“温宁,有酒没?”


温宁听到魏无羡问他。


最后一坛天子笑早已在半个月前喝完了,在喝完这坛后一天,魏无羡便受伤了。谁都不知道他做什么去了,只是回来的时候,身上大大小小都是伤口。最严重的还是临近心房的那道伤,不断地滴着泛黑的血珠子,止也止不住。
也是那之后,即使伤口做了处理,也是经常的感染,魏无羡时不时发高烧,昏昏沉沉的一直躺倒现在。


温宁摇了摇头,把那碗温热的汤端给魏无羡。


“喝吧,还是温的。”温宁轻声说,有些僵硬的手拿起小巧的汤匙舀了些,将诱人的味道散播在整间屋内。


魏无羡端着白瓷碗,感受到从薄薄的碗壁间传来的温度。似是熟悉的味道,让他忍不住大大的喝了一口。


明显是熬了许久的汤尝起来醇香无比,莲藕的清香巧妙的融入其中,让肉汤没有任何油腻的感觉。
温宁的手艺愈发好了。魏无羡在心中感叹着,却将碗从唇边移开。


只是,不是那个味道。


温宁看到魏无羡的动作,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


他无法说,这是他永远都无法偿还的事情。


夜间的风很凉,魏无羡又喝了几口汤脑子又开始昏沉便躺下了。


细雨缥缈中,温宁借着屋内微弱的烛火光远远的看到就如同公子一样黑袍的人慢慢的走过来。


他认得那人,是他此生最为亏欠的人之一。


执伞,江澄艰难的缓慢的一步步踏入这个地方。他只想,看看这个人。


只是想知道他的伤好没好。


……


虽说是脑子昏昏沉沉,魏无羡却是在浆糊似得脑子里想了很多。


喝过那碗汤之后,他又想起了师姐。那个温柔的人,对他最好的人。会给他剥莲子的人,会给他煲最好喝的莲藕排骨汤的人。


可惜这一切都被他自己毁了。


谈不了后悔,一切都是挽不回去的。说什么洗清自身的罪孽,也只是痴人说梦,错了就是错了,对不了。


有时在午夜梦回间,才能寻得儿时那轻松的时候。


一起逐日,偷偷摸摸的在后山寻出那坛深藏的美酒,在他受虞夫人的训斥时,在旁边笑话他。


这样真好啊……


迷迷糊糊间魏无羡又睡着了。


他似乎做了梦,一个美梦。梦中师姐抱着他和江澄,一点一点的向那可以称之为家的方向走去。
走的很艰难,有汗珠掉在他的脸上,也掉在江澄哭的花了的脸上。他们两个都像是花猫一样,彼此望了望然后又互相的瞪了一眼。


就这样一路的走回家,师姐累的腰酸背痛,江澄那小子又哭了一场,特别烦人。


烦人烦到他也哭了起来。


然后两个人喝着热的暖人心脾的汤,抵足而眠。


梦中好像也是有冷风一般,魏无羡打了一个寒颤,突然想起那人与他决绝时的样子。


眼前小小的江澄变成了高大俊秀的青年,总是因为他皱起的眉间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魏无羡看着他,又是恍惚的想。


如果没有那些事情发生,他们会不会在穿透家族这层束缚后骑着马,泛着舟一起远游。看着广袤的大漠,游尽碧水蓝山,经过冰天雪地。


去时月下举杯同樽饮,归时喝下那碗为他们准备的热汤。


只不过,梦终究是梦,怎么样都该醒了。


伤口好像又是裂了一般,很痛,痛的魏无羡从这梦中惊醒。


醒时,只感觉一直冰冷的手被攥住,攥的死死地,抽都抽不出来。


又嗅到了雨的味道,清浅的,萦绕在他身边,驱散了苦涩的药味。床旁边有人趴着,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是魏无羡感受到了他攥着自己的手传来脉搏有力的跳动。


这场景十分眼熟,好像有一次他被几个淘气的孩子牵着狗吓的掉到了池塘里,发起烧后醒来看到的也是这个场景。


当时还没那么讨人厌的江澄,因为睡着脸红红的,耳朵尖也红了。抬头看着他,他还没什么反应,江澄就哭了起来。


可以说是哇哇大哭,鼻涕眼泪一起下来了,当时把他给嫌弃的啊……


最后好像还是虞夫人把江澄带走的。


那次也是唯一一次虞夫人没瞪他也没骂他的一回。


即使是长大了,江澄有些地方也是没有变化。他抬起头,死死的盯着魏无羡。


用那双红了的眼睛。


“魏婴,魏无羡……”


“作甚?”


“回家吧。”


“……”


“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学文笔otz


在名朋发了一遍,不要脸的发到这里来了xxx

评论

热度(68)

  1. 骊歌斩尽春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