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

《赴约》【双道长】

TBD:

春花




晓星尘拜别师门那日,万里无云,干净的不得了。他站在下山的山道上微微叹息,若是以往,此时此刻他当在院子里,在师尊面前,指导小师弟师妹们练习剑术,或者与师兄师姐们论道。而此后山遥海阔,他都只能是一人踏过。


道旁林木森森,鸟鸣呦呦,端的生气勃勃,热闹非凡。只是若流连下去,怕是便要夜宿野外了。山里有设下的禁制,无法御剑而行,他正欲施展腾挪之术,却恍惚听见了后边传来的呼唤。他站定片刻,果见一人影由远而近。


“……师弟,你怎么……”


奔来的人喘息着,却看着他咧着嘴笑,“嘿,嘿嘿,还好晓师兄你走的慢些,不过,也怪师弟我还学艺不精,多花了些时间。”


晓星尘闻听此言,眉头微皱,“你……”


“诶,晓师兄你这都要走了,就别训斥我了吧……”


晓星尘摇摇头,很是无奈,又有些自责,“占卜之道,窥视天意,得诸多恶报……你——”


“打住打住!我知道知道都知道!不过反正我修为不深,算出来的也模糊不堪,等于没知道多少,不会有太大问题的。再说就这么一次,就一次……”


在晓星尘要走之前,他并不知道之前有过下山的师兄师姐。然后他知道了他们最终的结局,那一刻,他很害怕晓星尘也会是一样的结果,所以他偷偷瞒着,用自己不深的修为询问天道……他希望可以拦住晓星尘……


“师兄,下山之后,你往北去吧。”


“北?”


“……呃,卜的结果推算是……北方有佳人……吧。”


“……如此……我还是南下吧……”


……


“好了好了,师兄说笑的。”晓星尘略弯下身子,拍了拍师弟肩膀,笑得一如往常的温柔,“谢谢你,师弟……照顾好师尊,大家,还有你自己。”


“晓师兄……你多保重……我……”


晓星尘摇摇头,终是转身离去,去赴一趟天意替他定下的约。


“师兄!佳人记得带回来啊!”




夏雨




对于突如其来的雨,晓星尘虽然错愕,却依旧从容。他从乾坤囊里抽出伞来,缓缓撑开。伞面上画着的是月照山峦,意境悠远。当时自己与子琛挑选时,一同相中了这把。子琛让给了他,另外选了一把绘着万里河山的。


这时他路过一家药店,只见一个半大的孩子提着串药材包在屋檐下来来回回的急走着,不是做着将药材搂在怀里的动作,似是在估量以自己的小身板是不是可以护得住药材。


“小孩儿,你可是着急?”


闻言抬头的小孩儿就见一漂亮小哥儿眉目温和的看着他。


“怎么了?”


听得再次询问,小孩儿恍过神来,不知怎的就想哭,他抽了抽鼻子,梗着声音道,“娘亲病了,爹爹在照顾她,让我赶紧买了药材回去,可偏偏就下起了这雨……”


“哦?那你住哪儿?”


小孩儿报上地址,晓星尘一想,却是与自己所住客栈背道而驰。子琛还在等他回去,若是迟迟不归……


“嗯……那哥哥这把伞送你吧,你路上小心些,当心路滑。”晓星尘笑着将伞递过去,并偷偷失了避水诀在药材包上。


“那哥哥你……”


“哥哥不急,去吧,莫急,当心些。”


等人走了,晓星尘再看这雨幕,敲着手想该怎么办。而原本以为不过一场阵雨,可又听得身后人言谈论,说是一时半刻不会停的。诶,拖得久了,只怕子琛会寻过来。他看一眼板石路,天晴尚好,而如今这雨势颇大,溅起的泥水可不低……还不如自己冲回去,便是得到一番说教,也好过见那人因不喜脏污而纠结的苦态。如此想,便也如此行动。于是在众人讶异的眼光中,晓星尘就如一缕轻烟般融入了雨幕消失不见。


转过大榕树,晓星尘就见着了那撑着伞正快步走来的黑色身影。熟稔的身姿令在雨幕中看不清他人面相的情况下让他立刻知道来人便是宋岚。他惊喜地唤他,不自觉加快了速度向他奔去。


他们在伞下闲话少许,便肩并肩一道回去。察觉伞面的倾斜,晓星尘状似无意地搭上了宋岚执伞的手,让伞面往另一侧挡去。反正他已淋湿的差不多了,又何必再加一个子琛。对上宋岚看过来的眼神,他浅笑着直视回去,直到那人终是无奈地松了松握伞的劲儿,任由晓星尘可以轻易左右。


晓星尘微抬头,这伞正是宋岚那把。幸甚矣,能与此人作伴,共走这一遭山河天地。




秋月




八月十五月儿圆,月儿圆来人团圆。


做出下山决定起,他就未曾希冀过团圆二字。可他遇上了子琛,他的心里不知何时起,竟有了天意待他不薄之感。他嘴角噙着笑,踩着欢快的步子,第二次走在通往白雪观的山道上。想到先前宋岚的邀约,晓星尘有些脸红,或许今日之后,他们俩的关系……会有些些的不同?


纷乱的小心思让晓星尘忽略了对周遭环境的感觉,直到身后霜华传来的示警惊醒了他,方才觉得这一路上来委实安静异常了些。他仍记得上回走在这条山道上时,虫鸣不止,蛙声起伏。他心下忽的一凉,疾步奔向白雪观,而霜华的示警也越来越强。


子琛!


“子琛?!”


他从未想过他会见到这样血红狼藉,尸体累累的白雪观,这样挺直却如断刃一般的宋岚。即便在先前夜猎妖邪时目睹的惨状令他做过噩梦,亦远远比不过现下这般,让他失了心,丢了魂。他想,未来也再不会有了。


“晓星尘,你我从此,不必再见。”


宋岚还活着的惊喜不过一瞬,他便再次被打入翻不得的深渊。


这一夜,从他推开门的那一刻起,终将成为他短短一生里反复循环,折磨不尽的梦魇。


他看着宋岚一身傲骨,失却了最后的力气和神识,摇摇欲坠。他踏上从观门口一直通向宋岚的血路,溅上的血水化为索命的厉鬼紧紧拖拽着他,让他步履维艰。倒映的血月在步步之下支离破碎。他接住宋岚,从背后紧紧地将人搂在怀里。宋岚的衣上的血迹晕开,他才发现自己早已于无声中泪流满面。他咬紧了牙关,害怕惊醒怀里的人似的憋着,可当他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地将人转过来时,宋岚被毁的双眼赫然在目,理智瞬时崩溃,声声凄厉长啸刺破这寂静长空。


“子琛……算算日子,你是不是该启程回师门了?……”


“傲雪凌霜。他们想的可真好。”


“星尘你!……莫取笑我了……”


“你若愿意,唤我子琛便是……”


“宋岚,师从白雪观,幸会。”




冬雪




“咦?宋道长你怎么停下啦?”


正绕着宋岚和晓星尘飘着转圈听故事的阿箐在声音停止后也晃悠悠地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晓星尘,却果然发现晓星尘又脸红了,再低头一看,果然小册子又被阅书人翻的飞快。


“怎么又是进了屋就没下文啦!啊啊!每一次都这样!道长哥哥我要生气啦!”


晓星尘眨眨眼,面对阿箐的怒气再一次娓娓道,“……不是我不告诉你啊,都怪子琛翻得这么快……”因为即便他识字,那也看不过来呀,虽然他大致内容是啥。


“那你每次脸红个啥?”


“……冷的。”


信了你个邪!阿箐无语凝噎,飘落在宋岚前边用力跺着脚,怒气满满地张牙舞爪,最后气不过的冲向宋岚怀里,窝回了锁灵囊。


今日晴好,宋岚便在外头树下找了个晒得到太阳的位置坐着,所以晓星尘和阿箐都觉得暖洋洋。晓星尘从一开始就陪坐在宋岚身边,看着厚厚的白雪依旧纤毫不染,阿箐的举动没有在上边留下任何痕迹。他无心跟着宋岚再继续看下去,反而看着一只路过的鸟儿扑扇着翅膀转了几圈,最后选择停靠在宋岚执书的那肩上。晓星尘定定地瞧着这小小的生命活泼好动,眼珠子灵动闪亮,直到它离去,随着抬头的晓星尘才发现又开始下雪了。他伸出手去,仍是接不住一片。他转向宋岚,那人停了故事,也在看着从天而降的飘雪,然后闭上了眼。一片雪花落在他的眼下,晓星尘伸出手指点着,与它一道划过宋岚的脸颊。


生前,他不曾奢望过如此,而如今,可以肆无忌惮,反正……留不下罪证。


在这一日复一日的时光里,晓星尘总是在想着幸与不幸,就像现在,宋岚不是活人,不会因为鬼在身边而有不适,或者折损阳寿什么七七八八小册子里写的那些,但也不会再像昔日里,雪落在了他身上就湿了,会留下浅浅的水迹,而他可以笑着递过干净的帕子。


故事里的结局有比他们惨的,也有好多了的。晓星尘偶尔也会想,他们如今算不算另一种让人羡慕的长相厮守。


雪积在宋岚的眼睫上,让那片柔软的黑扇子换上了银装,即便也挺好看的,但晓星尘就是不喜。他靠近他,朝着那处轻轻地吹。


安静中突有一声咔哧,吓到了两人。他们循着声源看去,却是被雪盖了半身的霜华出了鞘。


宋岚眯眼,将霜华再抽出些细细瞧着。


晓星尘亦是疑惑,他试着聚起些灵力,便见霜华剑身闪过细微的光华,卸力,光华不再。晓星尘试了一遍又一遍,喘息不止。这动荡让阿箐担心地跑了出来,可是她看到的是正笑着流泪的晓星尘。


霜华可以感知剑主的存在了。


“星尘……是你在吗?……”宋岚的这一句并没有让阿箐惊讶,只因常常听见宋岚如此轻声细语地自问。


可这一次,她听见了晓星尘因喜极而颤抖的回答。


“我在。”




End.




================================


相信阿箐的心情大家都懂╮(╯▽╰)╭

评论

热度(41)

  1. 骊歌TBD 转载了此文字